欢迎访问radio5.cn广播电台在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经典广播稿首页 >> 蓝调北京 >> 蓝调北京:分享音乐分享开在彼岸的花

蓝调北京:分享音乐分享开在彼岸的花

摘要:  主持人:你好,这里是蓝调北京,我是杨晨,我们的节目来自103.9交通广播,在节目中让我们分享音乐还有大家的文字。   “朦胧淡月云来去,桃李依依香暗度。”我从那个最沉的梦里醒来,我知道“地主”不 ...
  主持人:你好,这里是蓝调北京,我是杨晨,我们的节目来自103.9交通广播,在节目中让我们分享音乐还有大家的文字。

  “朦胧淡月云来去,桃李依依香暗度。”我从那个最沉的梦里醒来,我知道“地主”不在,他正望着窗外空洞的夜色抽烟。凝视着那个让我安心的剪影,黑暗里我都知道他转向我的目光是多么的温暖。按灭烟,开灯,他看着我还有我湖绿色的吊带睡裙,理一理我有些凌乱的长发,将我的手握在他的手里,放到他的脸上,片刻无语。然后穿上衣服,轻轻的关上门,不挥手,也不带走一片云彩。

  歌曲

  认识“地主”有点老套。那时我正为情感的走向而迷茫,朋友拉我去登山,结果刚刚出城我就将车开到了沟里。车子是钢铁的,我不是,当然就头破血流啦。朋友吓破了胆,只好选人将我送回家。这个人就是“地主”。

  躺在床上,头痛,当然还有心痛。一向不爱热闹的我之所以答应去登山,是想把装满颓废的心空出来,却发现空出来的心又装满了更多的落寞,所以车子开到沟里那也是很自然的事。也许受伤的我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让人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吧,所以“地主”在完成任务后并没有立刻离开,他打电话请钟点工来清理我的房间,还顺手维修好我那细水常流的水笼头,喂饱了久饿的观赏鱼,为那些干透了的花花草草浇了水,转眼间我的房间便在春光明媚里飘起了乌鸡汤的浓香。那是他让超市送来的,那里专买他农场生产的新鲜蔬菜和禽蛋。于是,我便有了一次次让他过来的理由。

  歌曲

  他是个货真价实的“地主”,郊区的农场里有他大片的番茄和土豆,也有成千上万的鸡和羊。当然还有一个“地主婆”。虽然他没有说过,但我知道有,这出自于女人的天性和文人的敏感。只是每次碰到这个话题我都会看到“地主”英俊而温情的脸会一下子布满愧疚,让本来就少言寡语的他变得立刻失语。我想我算是个聪明的女人吧,所以这样的时光我会沏上一壶玫瑰香茶,让“地主”在“阳光三叠”的琴声里慢慢调整自已的情绪。然后,我用更多的时间来打量自已半掩半盖的心。

  歌曲

  那天有雨,他坚持要走。不管我多么的担心有雷、路滑,他都义无反顾。于是,再难入眠,只好点燃他留下的那半支烟,抱起双膝,静静的看着它燃烧。ESSE升腾着幽然的霸气,像“地主”指间温暖的气息。环视我的小居,感动和烟雾一起弥漫。红苹果在净洁的茶几上;淡紫的百合默默的开在窗台上;米黄色的灯罩透着柔和的暖意;淡绿的镂空窗帘随风飘着印度风情;牛奶在床头柜上……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着我,这是一个可以将生命交给他保管的男人,可为什么我拥有的只是他疲惫的影子?那个让他念念不忘而又深深倦恋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歌曲

  外边的雨还在下,先是淅淅沥沥,不一会又凶猛起来,而且不依不饶。我的心情被这雨淋的坏透啦。坏透了的心情飘出一句莫名的诗: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千秋去。一向只相信自已,甚至有点迷信自已的我,忽然是那样的依恋着“地主”。生命的无力感袭来,让我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我要见见那个女人。我改变了珍惜花开的主义,我要为我的结果而努力。

  歌曲

  地址和冰箱里的黄瓜在一起,我将它交给了的士司机。其实这个在我心里神秘的不敢触碰的地方,只需两个小时的车程。一条窄窄的林荫路,路边长着整齐而娟秀的榕树,毛绒绒的花朵细细的开满枝丫,清晨的阳光洒满每一个叶片,远处是长势良好的菠菜和圆葱,还有少量的工人在劳作。有点世外桃园的感觉,想像什么样的日子我可以挽着“地主”的手,在这样的路上走一走,不知那时粉红的榕花还会不会如此的香浓?

  高大的棕榈树掩映着一座米色的小楼,楼后是绿色的草坪,楼前是一架悠长的紫藤,木制的栏栅上开着蓝色的太阳花,院子里黄色的扶郎和红色的玫瑰在静静的开放,石制的桌椅在阳光下闪着水洗过的光亮。上帝,这是不是人间天堂?

  歌曲

  忽然后悔起来,“地主”一定不高兴的。惊惶失措间,紫藤下快步走来一个胖胖的中年佣人,远远的招呼我:“园艺师小姐吧?先生去韩国前安排过的,你先随便看看吧。”原来粗心的佣人将我当成了园艺设计师。这仿佛是上帝有意的安排,我只好将错就错,装模作样的看看高大的溪水石还有低矮的旱莲。那些白色的蔷薇花就开在窗下,我轻轻的走动怕打忧什么,弄的自已像极了小偷。正在思索逃之夭夭的理由,忽然就被飞来飞去的蜜蜂狠狠的叮了一口,我大叫一声,那是一种忍不住的生生的痛。瞬间,我就感到捂着的额上长出一个大大的包。“你怎么啦?没事吧?”一个柔和而关切的声音从窗内传来。佣人说:“是园艺师被蜂叮到了。”这时我痛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可那样子一定不是梨花带泪,有点像丧家犬吧。丑陋不堪的我被佣人硬是拉到了房里。这时我看到了真正的“梨花”。她正抱着药箱一步步向我走来,洁白的裙裾,像风中开放的莲,也构勒出她姣好的线条,长长的黑发款款的飘动着。佣人接过药箱给我涂过药,我抬起头,怯怯的看着那张很精制的脸,感觉有点像小偷遇上警察吧。

  歌曲

  她有一双玻璃一样湛蓝的眼睛,在走近我的时候,她伸直了双臂。那个刹那我惊呆啦,上帝,她是个盲人。“对不起,我看不到你,应该让佣人带着你工作的。”语气里充满着自责。还好,她看不到我,也看不到我不可告人的心事。便轻轻的说:“没有关系的。”她让佣人给我倒咖啡,自已坐到红木的椅子上说:“我想在后院种些花椒树可以吗?因为这里的工人多是山东来的,他们有吃椒叶饼的习惯。我先生也是山东人的。”说着我看到她的脸上荡起一朵浅浅的笑,那笑纯洁的像天使,我看的眼里都是泪水。楼梯转弯处有张超大的全家福,“地主”一边搂着“梨花”,一边搂着一个跟他一个版本的“小地主”,仿佛有笑声从那里传来。心隐隐的在痛,我甚至不知道为谁痛。

  我出来的时候看到“梨花”坐在沙发上,正一件件折叠洗过的衣服,那里有我熟悉的“地主”的衬衫,还有一套男孩子穿的“海军服”。她动作缓慢,但很自如,远远的看着她,淡淡焉,静静焉,如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歌曲

  那是“地主”回来的前一天,天气格外的好,阳光透过朵朵飘飘荡荡的白云,闪闪烁烁的洒落在潮湿的土地上。远处有杜鹃鸟一阵阵的啼鸣,透着清翠和悠扬。我躺在草地上,看天,那里是一望无际的深邃和湛蓝,如地中海浩翰的水。有泪在眼里,我不想让它滑落。mp3里正流淌着日本瞽女小林春的歌:云在天边燃烧成彩霞,浪在天涯碾磨成雪花,活着就是修行……

  最后一次感受这个城市阳光的温暖。

  我将离去,且永不回来。



ryan 发表与 2007-11-10 06:19:17  浏览:478  来源:1039交通广播  【】【】【

0

顶一下

0

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