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radio5.cn广播电台在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经典广播稿首页 >> 欢乐正前方 >> 欢乐正前方:过年的烦恼母亲英雄事迹

欢乐正前方:过年的烦恼母亲英雄事迹

摘要:  闻风:大家好,我是闻风,这里是欢乐正前方。   王为:欢迎大家收听,我是王为。   闻风:这不眼看就过节了吗?我们大家都特高兴,放眼望去四下里那是一片喜气洋洋啊!   王为:首先祝贺大家有一 ...
  闻风:大家好,我是闻风,这里是欢乐正前方。
  王为:欢迎大家收听,我是王为。

  闻风:这不眼看就过节了吗?我们大家都特高兴,放眼望去四下里那是一片喜气洋洋啊!
  王为:首先祝贺大家有一个平安、愉快的新年。

  闻风:真喜气,我也得祝福一下大家,那个,一切都好啊!都好!
  王为:很荣幸,过去的一年当中能够在广大听众朋友的支持下工作和学习,为大家主持欢乐正前方节目,祝各位福禄寿三星高照,如意吉祥。

  闻风:我祝大家一切顺利啊!顺利!
  王为:一片绿叶包涵着它对根的情意,一句贺词浓缩了我对您的祝愿,又是一个美好的开始,祝成功和快乐永远伴随着您,祝你今年中大奖,万事顺合家欢,祝君如意满新年,那个,那个买新房,购新车,取妻生子,成家室,好事连连,好梦圆,而且祝您……

  闻风:停停停,你怎么一点都不懂得配合呀?
  王为:我吧……

  闻风:你给我留两句行不行呀?
  王为:我吧……

  闻风:新年那是年年有年年过,年年谁都跑不了的,总共就这么几句新鲜词,你把贺词都说光了,你让我说什么呀你?
  王为:这个我倒没注意,谁让你自己说不出来呢!

  闻风:你容我说了吗?你给我说话的机会了吗?你让我张嘴了吗?你自己喘气了吗?
  王为:我……那个…那行,那您来,您说,我不说了行吗?

  闻风:你干吗不说了?再说我能跟你一样吗?不让别人张嘴,不给别人表现机会,啊?这是我干的出来吗?你说,王为,我干的出来吗?
  王为:你这不正……

  闻风:说实在的王为,咱俩合作也这么多年了,我最怕就是过年,你又不是不知道。
  王为:我还真不知道,你年前的时候不是挺高兴的吗?打着过年的旗号今天跟这吃明天又跟那个吃。

  闻风:可是,你知道,在我内心的深处,你肯定是不知道呀,我真怕过年呐!
  王为:你欠别人钱呀?怎么过年搞的跟过关似的?

  闻风:年关年关嘛!好多问题都是集中体现的。
  王为:是吗?我怎么没觉出来呢?

  闻风:我发愁呀!我真苦恼呀!我满肚子那什么呀!
  王为:从我爷爷那会儿,新社会节已经开始了,你有什么问题尽管说出来,我也给你当当家,做做主。

  闻风:这头一件事就是关于我家楼道里的大白菜。
  王为:你家楼道里还有大白菜呢?

  闻风:年年都存呀!我们家老太太都成习惯了,现在菜市场什么菜没有呀?我们家老太太非要摆一楼道大白菜心里才舒服,老太太说了:楼道里要是没大白菜呀就怎么着也不像一个楼道。
  王为:那你就让老太太存呗,你烦什么呀?

  闻风:她要是光存着展览用那是一点麻烦都没有,但问题是,她得逼着你天天吃,天天吃啊!受得了吗?今儿粉丝熬白菜,明儿猪肉炖白菜,后儿白菜汆丸子,每天都拌白菜呀,拌成各种各样的什么白菜心呀,白菜丝呀,什么餐前开胃碟小白菜呀,罐儿腌白菜呀,哎哟我的妈呀都是白菜!
  王为:咱小时候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小时候你最爱吃白菜汆丸子,老跟我吹牛呢,说你们家今天吃白菜汆丸子了,不喝棒子面粥了。

  闻风:你别说以前,现在我可怎么办呢?
  王为:谁也帮不了你,你只能自己忍着,要不然你也经常买点别的菜回家,买都买了,你妈肯定舍不得扔对吧?

  闻风:行,这问题先存着,咱再来说第二件事,过年了,平常没时间走动的亲戚朋友,这会儿你都得串个遍吧?偏偏我们家亲戚还是比较多的那么一点点。
  王为:串亲戚这是最起码的一个礼节,咱们中国人最讲究的这些老理对不对?平常你也不看看他们去,过年了去串串门理所当然的,没什么可抱怨的。

  闻风:你那是不知道呀,目前在北京境内的我们家亲戚基本上有以下的构成:三姨姥姥家住在公主坟南侧接近丰台的位置,四姑奶奶家住在大北窑往东和通县交界的地方,八舅家住在昌平小汤山一带,表大爷家住顺义县城东,三舅住南礼士路,五姨住石景山古城,二姨住崇文门,姨老太太家住东直门,二舅妈往望京里面走,小表姑父住在学院路五道口八门那……
  王为:行行行行,不用接着说了,挺复杂的了。

  闻风:总的来说我们家亲戚的地理情况是人数多,分布广,基本覆盖北京市城八区及各远郊区县,每家跟每家情况都有很大差别。
  王为:这个问题是你们的家族历史遗留的一个问题,我也没有办法去帮你,再说说别的。

  闻风:那说说第三件事,送礼,你说今年送礼送什么呀?
  王为:行了,别说了,这个问题我听着都头疼,这是一个永恒话题。

  闻风:我们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王为:每当我站在寒风凛冽的街头,脑海当中盘算着这个念头的时候,总是有一个英雄式的问题,激烈的碰撞着我的心。

  闻风:什么问题?
  王为:礼物送还是不送。

  闻风:结论呢?
  王为:这是一个始终盘旋在人类发展史上,世世代代都无法解决清楚,困扰了一辈又一辈有志之士的永恒问题。

  闻风:那好吧,咱还是跳过去,接着说下一个。第四个问题,挂历。
  王为:挂历怎么了?

  闻风:现在电脑、手机里头都有年历,月历和日历你说谁还用的上挂历呀?到日子了还是得想翻篇儿,我们家柜子上的挂历还是04年6月的呢!
  王为:那你不用就别买了呗。

  闻风:不是我买的都是单位发的、邻居送的、朋友给的,还有我买东西促销塞给你的,多了去了。
  王为:那你就都挂上。

  闻风:都挂上也行,那我们家就成卖挂历的了。
  王为:有办法呀。

  闻风:有什么办法呀?
  王为:交换!谁要敢送我挂历也行,您得同时从我这儿拿走一本,送几本拿走几本,礼尚往来!

  闻风:那王为我得先给你一本。
  王为:干吗呀?你给我挂历干吗呀?

  闻风:趁你现在手头没有,我先给你一本,给一本是一本呀我这儿!


  闻风:新年又要到了,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非常感谢大家一直关注着我们的欢乐正前方,我是闻风。
  王为:我是王为,在这儿除了感谢各位听众的支持之外,我还要对我亲爱的老妈严重的说一声谢谢,另外要在这里把她,英雄母亲的事迹告诉给大家。

  闻风:欢迎欢迎欢迎!
  王为:我亲爱的老妈,是一位治学工作均严谨的医学专家。对于她来说,规则至高无上。无论做什么事情,她的最高标准就是遵循规则,借用她常常挂在嘴上的一个词儿来概括:量化。例如,常年如一日5:30起床,洗漱30分钟,看英文1小时,虽寒暑不辍。早点历时20分钟,然后上班。老妈希望生活可以规划得整整齐齐的,家里的15个抽屉都有编号,1号放现金、2号放信用卡、3号身份证、4号剪刀等等。

  老妈在家里很少做饭,除非是万不得已。记忆中第一次母亲做饭,是我5岁的时候,老爸出差了。早点我不肯喝牛奶,坚持要吃肉片炒蒜苗。妈妈点着了煤气,倒上油,开始切肉,终于切了10余片之后油都冒烟了。“哗啦----”,肉片进锅,立刻开始熊熊燃烧。妈妈手足无措问我“怎么办?”,我说“倒水呀!”,于是妈妈倒了一大杯水,没一会儿咕嘟咕嘟开了,妈妈说:不能炒蒜苗了,宝宝喝肉汤好吗?呵呵,于是我们娘俩那天早晨喝的火烧肉汤。

  其实论做饭妈妈应该算是家学渊源。我的外祖母出身满族,是八旗子弟。据说旗人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女儿出嫁前都要学做几道拿手菜,因此我的外婆菜烧得极好。老爸常常给我讲第一次去外婆家如何一口气喝了4碗鱿鱼萝卜丝汤。我猜想外婆居然同意将女儿家给我老爸,也是因为老爸对她的卓绝厨艺的捧场,因为妈妈非但不会做饭,对于吃饭也是很不在意的。外婆的好菜,在妈妈那里是明珠暗投了。

  另一次放暑假了,上小学的表哥被舅舅送到我家。适逢休息日,妈妈问我们:“想吃什么?”我俩面面相觑,难得妈妈不讲究营养学,而问我们的爱好。商量一下之后,我俩回答:烀地瓜!

  那就烀!妈妈很是大方地答应了。问我们:“每人300克够吗?”我俩糊涂了,点点头,于是妈妈说:“三个人,买2斤好啦!”买回地瓜之后,妈妈开始犯难:“要不要象土豆一样削皮?”思考之后认为要。于是开始削,削完一个码在盘子里。等到最后一个削完,发现第一个已经黑了。“糟糕,氧化了!”于是重新削,我和表哥眼巴巴地等着妈妈再削一次,不过这回妈妈聪明的多,想出了把地瓜放进水里的好办法。再次削完之后妈妈对我们说:乖,再去买1斤,好像不够吃了!

  小的时候我喜欢吃咸鸭蛋,在作文《我的妈妈》里写道:虽然妈妈不会织毛衣、不会烧菜也不会腌咸鸭蛋,可她仍然是一位好妈妈……,妈妈看了倍受刺激,认为前两者虽然不能速成,至少腌咸鸭蛋是件简单的事情。于是斗志昂扬地一次性购买了50只鸭蛋,还买了个大坛子,并带着我去拜访了会腌咸鸭蛋的张阿姨。张阿姨反复嘱咐妈妈:一定要用酒擦一下蛋壳,一来杀菌,二来去掉油脂,容易咸、爱出油,水一定要没过鸭蛋。回家以后,妈妈仔细地用酒精擦了鸭蛋,一个个放在坛子里,倒满了水,并封上了盖子,说一个月就可以吃了。

  此后,我就开始盼望。连老爸也时不时地询问。妈妈庄严地说:“要一个月才能咸。”

  终于熬到了1个月,老爸出差了。妈妈终于打开了盖子……

  天啊,难以形容的臭!!妈妈立刻打电话给张阿姨询问原因,最后惭愧地对我说:都怪你张阿姨,我只记得用酒精擦,却忘记放盐了!

  那天下午妈妈带着我忍着恶心把50只臭鸭蛋提到公园里埋起来了,并许诺我可以吃一顿冰淇淋,作为帮助她欺骗老爸的报答,就说鸭蛋都被我吃掉了。当然老爸回来后对于我3天吃掉50只咸鸭蛋表示了极大的震惊,但是……

  上大学之后,我离家住校。有时打电话回家讲述学校食堂好吃的东西。这一天,老爸来接我一同回家,快到家了我问他:“妈妈好吗?最近忙些什么?”老爸回答:“挺好啊,今天还说要在家给你做好吃的呢!”“哦?!”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到家了,我一口气冲上4楼,打开房门,就听见厨房里乒乒乓乓的声音夹杂着母亲的惊呼,我大喊一声:“妈!我回来啦!”

  “哎,回来啦!”厨房门应声而开,只见我的教授妈妈,头上裹着白毛巾,带着口罩,眼镜上一片雾霭,穿着爸爸的旧夹克衫,端着一盘乱七八糟的东西,像个陕北农民一样走了出来:“你说爱吃学校的炸元宵,我就买了一袋,在家炸。可是不晓得这个东西为什么个个都爆炸……”

  爸爸这时进来了,我们笑成一团,爸爸说:“冻元宵啊,你倒是解冻了再炸呀,那能不爆炸么……”

 
ryan 发表与 2007-11-10 06:34:34  浏览:77  来源:1039交通广播  【】【】【

0

顶一下

0

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