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radio5.cn广播电台在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经典广播稿首页 >> 欢乐正前方 >> 欢乐正前方:寒冷的感觉想起大学往事

欢乐正前方:寒冷的感觉想起大学往事

摘要:  闻风:冬天到了,天气冷了,树叶落了,小鸟流感了,猴儿哥落选了,时光流转了,又新的一年了,每年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想起那段在大学洗澡的日子。   王为:想起了洗澡?哦,我知道,我们有的时候看到什么、 ...
  闻风:冬天到了,天气冷了,树叶落了,小鸟流感了,猴儿哥落选了,时光流转了,又新的一年了,每年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想起那段在大学洗澡的日子。
  王为:想起了洗澡?哦,我知道,我们有的时候看到什么、闻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会引起对往事的一些回忆,但是闻风,你一看到小鸟啊、猴子啊就能够想起洗澡,这我就不能够理解了!

  闻风:我就没指望你能理解啊!我哪是看见小鸟、小猴儿想洗澡啊?我是因为到了冬天,这种寒冷的感觉让我想起在大学洗澡的一些往事。
  王为:明白了,洗澡的往事我也有。

  闻风:你也有?
  王为:对呀,我小时候特烦洗澡,常为这事儿让我妈满大街的追呀,被抓住以后屁股上挨了一顿板子,然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坐澡盆里头就把这澡洗完了。完了以后再看那一盆水跟一锅熬了一礼拜的排骨汤似的,所以我现在再也不喝排骨汤了,我老觉得那是我小时候的洗澡水。

  闻风:停停,王为啊,你不许侮辱排骨汤。
  王为:对不起,我记得你刚才想起了在大学洗澡的往事?还是你说你说。

  闻风:我比你卫生多了,那时候我们大学的学校离家不远,坐火车4个小时就能到,一般的每个月到月末的时候我都把一个月洗澡换下来的衣服塞成一大团,打成一大包然后回家孝敬我妈。
  王为:啊?你这叫讲卫生?

  闻风:好多事没办法,我们学校洗澡那不是容易事,大一的时候我们住的地方离学校大澡堂子特老远,要赶上刮风下雨更不愿意为了洗澡长途跋涉了,所以大多时候凑合着过去了。
  王为:要是盯不住怎么办呀?

  闻风:楼下有一公共浴室可以应付一下,冬天那可是要下很多决心才敢去的地方,因为那浴室就冷水没热水。
  王为:啊?冬天洗凉水澡?呀,很震撼呐!

  闻风:对呀,白花花的水柱子往身上那么一淋呀,人在里面冻得直抽抽,弄的整楼人都养成一习惯,在洗澡之前一定先在寝室里前后徘徊得半个钟头。
  王为:是啊,得先做做热身哈!

  闻风:热身没用,那是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洗还是不洗?太难了这决定。
  王为:其实也就是当时痛苦一点!洗完了就没事了嘛!

  闻风:没事你试试去呀?我记得有一回天特别冷,估计气温怎么也在零度左右,我就独自在寝室里徘徊,正好我们宿舍老四洗澡刚回来,提一桶,头发都湿了,嘴唇发紫,脸庞发青,两排牙不住的哆嗦。我就问他“你洗澡去了?”不知道老四是冻成这样的还是在回答我问题就把头点的跟鸡啄米似的没完。我又问了一句话“冷不冷呀?”老四没说话,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我,眼睛中漏出无辜和委屈的神情,像是在乞求我“哥们儿,你就别拿我开心了成不?”
  王为:也是,哪有冬天洗完了凉水澡还得问人家冷不冷的呀?

  闻风:还有一次我记得是迎新年,因为我们哥儿几个和对面寝室的几个女同学出去搞活动,地点是南郊公园,内容是烧烤。
  王为:烧烤应该挺暖和的呀?

  闻风:暖和是暖和了,可那是烧烤啊!你想想,这一天下来,各个都是满面尘灰烟火色,跟那卖煤翁似的。回到宿舍以后,想洗澡却又是心由水冷愿天寒。
  王为:那怎么办呀?

  闻风:没办法呀,用老三的话说就是“有困难要洗,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洗。”
  王为:吃烧烤撑的?都这么困难了还要制造困难啊!

  闻风:是啊,话音刚落,老三就提桶挎一袋儿特悲壮的高呼了一阵“兄弟们给我上!”一伙人也如同敢死队员一样,一贯而出,在楼下居然碰到对面楼的姑娘们也披头散发的向着那同样没热水只有冷水的女浴室走去,哎哟当时啊,北风凛冽寒意正浓,我看了看众人面部的感情,各个都是神色凝重,进澡堂子以后宽衣解戴,打开水龙头,白花花的水柱子倾泻直下,让几个光着膀子的大老爷们儿直打冷战。一人站一水柱子面前措手哈气迟疑不前,认水柱子在眼前晃动,浑身只觉得青筋暴起呀,突然,耳畔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啊!”原来老六被老三从背后偷偷的推了一把,一下子给推到水里去了。
  王为:惨绝人寰的场面啊!

  闻风:那是生平洗的最快乐的一次澡,从洗头到抹干身子,前后绝不可能超过3分钟,哆嗦的穿好衣裤,狼狈不堪的逃回宿舍。
  王为:犹如经历了战火的洗礼。

  闻风:没错,而且还是一年呢!同学们,我可是洗了整整一年的冷水澡呀!
  王为:就没人跟校方反映一下?大一之后应该有所改善了?

  闻风:改善是一定的,澡堂子还是冷水,但我们宿舍搬家了,哟!真是老天开眼,终于离学校澡堂子近了,近在咫尺,近在只有几分钟的路程,我们对美好的生活充满了畅想啊!
  王为:畅想什么呀?

  闻风:啊!终于可以天天打球天天跑步了!反正形容我们期盼的心情那是很贴切的,正美着呢,当我第一次从澡堂子外面过的时候就被当时的场景惊呆了。


  王为:欢乐正前方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今天来听闻风大学时代的洗澡往事,我是王为。

  闻风:大家好,刚才说到我洗了一年的冷水澡啊,到大二的时候,宿舍终于搬到一个离学校澡堂子很近的地方,我们正在欢呼雀跃的时候,就被澡堂子门口的景象惊呆了。
  王为:澡堂子门口什么事呀?

  闻风:那时候才下午3:30,我从教室回来,途径澡堂子,远远看到澡堂子外面排起了一线长龙,一色的是女同胞。
  王为:是排队洗澡的?

  闻风:是啊,正好看到一个师姐又是一老乡,就打了一声招呼,可这一招呼却被她抓住不放了,说是陪她聊聊天,我问她“你们都是干吗呢?”她说“洗澡啊,这排队开门呢吗!”我就满心疑惑,“你等什么呀?晚点来不就得了!”她听了以后直摇头“你不知道吧?来晚了等的时间更长,不一定等到什么时候呢!”
  王为:太夸张了吧?有这么多人吗?

  闻风:我当时也是这么想,正说着门开了,我这位师姐匆忙提桶端盆儿,头也不回的对我说“再见啊!有空常联系啊!”瞬间消失在人群当中。由于洗澡要收1块钱,管理人员见人多难免疏漏,一扇大门只开一道只容一个人去的缝儿,就在这入口处刚刚还好好的一条长龙,顿时扭成一团,改成一堆麻花了,
  王为:人虽然多,但是毕竟不用洗冷水澡。这你应该知足吧?

  闻风:我当然知足,当我第一次进入学校那宽大整洁的洗澡堂洗澡的时候,心情还是挺舒畅的,进去以后我就赶紧在入口处找位置,第一个有人,第二个也有人,第三个还有,第四个还有人,第五个……第六个……一路走过去,我绕了两圈,都有人占着呢!
  王为:不会吧?都占好了地等着洗澡?

  闻风:对呀,那时候离开水还有半个小时里面就挤满人了,有看报纸的,有趴在地上做俯卧撑的,有的更绝,四个人一起来摊在地上打80分,我就想那个师姐说的对呀。
  王为:那你找到个地儿没有啊?

  闻风:还没找到地儿水开了,顿时口哨声、唱歌声响成一片,里面雾气腾腾,热浪袭人,像我这样的迟到的只能一边等着了,一般开始先是走到一位正在洗的快活的同学身边打听一句“同学,你这有人等吗?”如果得到没有的答复心想就这儿了,站立在一旁欣赏人家洗澡。
  王为:下回记得你早点到这儿来,或者也能够找一个熟人帮你占一地儿。

  闻风:还真有让熟人给占地儿的,一进门儿大呼小叫,扯着嗓子满堂子喊“土豆,土豆哪儿呢?”“地瓜,地瓜,这儿呢这儿呢,快进来进来。”结果两个人一同就钻进去了。
  王为:你就老老实实的等着吧,谁让你来晚了呢?

  闻风:对呀,如果碰巧你等的这位行动还算利落的话算你运气,要是遇到那个婆婆妈妈的,哎哟,你非急死不可,我就摊上这么一位,他在里面还边洗边唱呢,光洗脖子就打三次香皂,哟!我真恨不得冲进去把他揪出来问问他“你半年没洗过了吧你?”
  王为:还是下次早点来啊!

  闻风:第一次领教过洗澡的拥挤之后,我就变得勤快多了,5点开水我4点就去,也在里面看报纸做俯卧撑,人数够的时候我也打他80分,后来听女同学说了,女澡堂子要是也没赶上空位就在里面织毛线衣,而且有的同学就因为在这澡堂子里面练练练,哟!这毛活儿织得不错呢!
  王为:看来大学时代的洗澡往事到后来变得很美好了!

  闻风:对对对,然后就毕业了,出了校门参加工作,更得讲究个人卫生个人形象了对不对?为了见客户,能吸引吸引女孩差不多一天得洗个澡,把自己弄的跟个人儿似的。
  王为:行啊!既然你对洗澡那么有感情,晚上桑拿怎么样?我请你!

  闻风:不去。
  王为:为什么呀?

  闻风:现在满大街有数不清的桑拿按摩浴室,甚至什么洗个脸洗个脚的都有专门店了,我就纳闷了,不就洗个脸吗?不就是洗个脚吗?至于吗?我总觉得这没有半点洗澡的意境,即使在家洗也是闷声无语,胡乱冲两把,把身子一抹齐活!嘿,全没当年学校澡堂子洗澡那快活劲儿!
  王为:听闻风洗澡的故事说的这么妙趣横生的,我也想到了一个在大学里发生的乐事。

  闻风:讲来听听。
  王为:自从宿舍里装上了电话,我们就变成了君子,君子动口不动手,当然就更懒得动腿了,有什么事宁可花点电话费也不愿意出门走动走动,我们屋有个小伙儿叫李雷,暑假找了一份工作,有一天上班去了,有人打电话找他,我接的,我就说李雷不在,对方问他是回老家了吗?我说没有啊,对方又说了我是他同学,你让他回来以后给我打一个电话,电话号码是什么什么什么什么,我拿笔就记下来了,但是后来我才知道其实那就是斜对面宿舍的电话,跟我们不太熟。

  闻风:斜对面还打一个电话呀?
  王为:晚上李雷回来了,我说女同学给你打电话了,他说大概是高中同学打来的吧,于是就按那个电话号码打回去了,李雷是一个陕西人,电话一通他就问了“请问你们这儿有陕西的吗?”

  闻风:不就对面那个宿舍打过去的吗?
  王为:对呀,接电话的人说了“我们这儿没有,我们对门儿倒是有一个,你等会儿啊,我给你喊去。”马上就听到楼道里大喊“李雷李雷……过来接电话,你老乡!”李雷愣了一下,跟我们屋老三说“我过去接个电话,这儿你帮我盯一下,如果通了就说我一会儿就回来。”李雷过去了,老三拿起电话,没过几秒钟里面就传出了“喂喂”这样的声音,老三马上说“他出去了你等一下啊。”然后推开门就喊“李雷,这边电话通了,赶紧的!”李雷在那边等了会儿见没反映就挂了,回屋从老三手里接过电话了,只能听到挂断后的嘟嘟声“奇怪呀?怎么没人接呢?”然后他拿起这号码的纸条再次拨通了那边的号码“你们这儿有陕西的吗?”

 
ryan 发表与 2007-11-10 06:34:52  浏览:42  来源:1039交通广播  【】【】【

0

顶一下

0

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