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radio5.cn广播电台在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经典广播稿首页 >> 欢乐正前方 >> 欢乐正前方:幸福就是一桌香喷喷的饭

欢乐正前方:幸福就是一桌香喷喷的饭

摘要:  主持人:幸福就是你爱的那个人给你做好一桌香喷喷的饭,微笑的坐在一旁等你回家开门的那一瞬间,这里是幸福的王为和闻风,咱们在幸福的收音机里为您送出幸福的欢乐正前方,您有没有像我俩一样的幸福呢? ...
  主持人:幸福就是你爱的那个人给你做好一桌香喷喷的饭,微笑的坐在一旁等你回家开门的那一瞬间,这里是幸福的王为和闻风,咱们在幸福的收音机里为您送出幸福的欢乐正前方,您有没有像我俩一样的幸福呢?

  王为:说实话闻风我还真的羡慕你,因为你幸福啊!哪像我呀,冷冷清清,回家别说饭菜了,剩菜都没有,所以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你能不能让我?

  闻风:停停停不能,偶尔去我们家蹭顿饭我还是能忍受的,要是想我们家入伙连门都没有。

  王为:我能不能亲自做一桌香喷喷的饭菜在家等你下班回来?

  闻风:你真不简单呀,带病还坚持工作,都说胡话了。

  王为:我说的是真心话,我就是想自己体会一下在家里飘着饭菜的清香是什么感觉,你就给我这么一个机会吧!

  闻风:既然你这么真诚我觉得也没啥,行,我答应你!你在家做饭我吃去,但是有一个问题,王为你会做吗?

  王为:会做吗?这么多年的搭档了你太不了解人家我了。

  闻风:我怎么不了解你呀!我可了解你值夜班时泡面的情形,那天王为说饿了,就在办公室里翻出了一袋方便面,但王为说了他懒得煮,就把开水直接倒在方便面里,你们说……

  王为:那怎么了,这不是方便吗!那时候都大半夜了,我去哪拿饭盒呢?又去哪煮呢?

  闻风:王为把热水倒到塑料袋里才想起来,起码要等3分钟啊,可是塑料袋怎么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呢?王为就马上屈服了,他就去拿饭盒了,没想到拿饭盒回来之后塑料袋被烫爆裂了,结果还弄了我一身。

  王为:这个故事告诉小朋友,平时不要懒惰啊。

  闻风:到最后他更懒,他拿一块干方便面放在嘴里,把一口热水再喝下去,这样混合的咽下去。

  王为:我有个小小的幸福乞求,闻风你是否幸福的答应我了呢?

  闻风:我不是说了嘛,只要你不是蹭饭,我就会幸福的答应你的。

  王为:我也很喜欢做菜……以前就常常自己去市场买肉、买菜回家煮……最拿手的是烤跟炖的料理。家里请客与过节的时候餐饮都是小弟包办的!不过这也是经过不断失败与错误的经验中得到的成果。如果要说的更深刻一点,各位也许有买过生冷鱼肉料理,但是从整只活鸡开始料理的经验很少有吧?这样的经验发生在我服役的时候。我服役的单位是在装甲战车部队。我们营区后面是一片广大的平原。平常就是开着战车装甲车在后山演练战术,追逐小蜜蜂。

  有一天下午,我们照惯例演练,一只土鸡就这样从沙堆里冲出来撞到坦克车然后昏倒,我就把这只不速之鸡拿到连长面前:

  报告连长,抓到一只鸡。

  连长说:这里怎麽会有鸡?给我拿到厨房处理掉。

  然后我就开着吉普车带鸡到我们部队的厨房去了。过了5分钟又开回来了,鸡还在车上:报告连长,炊事班说他只敢煮鸡肉,不敢杀活鸡。

  连长很生气:谁谁谁……谁把鸡宰了……星期六提早放假。大家眼睛瞪的大大的,但是想不到没有人敢举手。一百多个大男生没有人敢杀鸡。撑了几分钟终於有人举手了,各位,举手的人是我,因为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大菜鸟,放假都放那种星期天早上9点到下午7点的。(那种鸟假真的很心酸,从营区回到市里都快中午了,吃个饭又要准备回去了。跟在玩大型左去右回一样)几乎没有星期六放假,星期天收假的好事,所以有钱能使鬼推墨.有假能使兵杀鸡,我就去杀了!

  下午4点半,操练结束,大家打道回营,整理车辆、枪枝、或打扫、打球、站位、反正都有自己的事情做。就我带着一只活鸡到厨房准备为了自私的一个假期终结它的生命。

  对了,其实这只鸡在之前就醒了,所以我是用绳子套在鸡的脖子上用溜狗的方式溜到厨房的。走在路上,一些人看到我还在旁边夸我:带鸡出来散布,真酷!

  我不甘示弱:你们说什麽?这是一只上尉工兵鸡,看到还不敬礼!还真有人相信敬礼!不过这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军中很奇怪。除了人有军衔,有任务的狗也会挂上军衔,像我们部队的油库,就养了几只德国狼犬,而且都有军衔。听说最老的一只已经在单位里服役10年了!是一只少校狗。如果看到那只狗不敬礼,会被叫到油库罚站。不过这只少校心态有点问题,有很深的自杀倾向。我们有一个洗车厂,里面有一池很大的水池可以让战车开进去洗底盘。我就亲眼看到上校很失魂落魄的往池子走下去,然后没有挣扎的沉了下去,旁边驻守的士兵大叫:啊!少校又自杀了!大家快帮忙捞。然后几十个人卷起衣裤,在满是油泥的池子里捞啊捞的。只见少校失魂落魄的又从另一头慢慢的浮起来,然后湿搭搭的走掉。

  军中就是这样无奇不有。

  像我们连上,以前的老长官养了一只乌龟,听说这只乌龟是抗日战争时就留下来的,已经在部队里面好几十年了!比照军衔,因该可以当三军总司令了!退休金也好几亿了。我们看到这只总司龟也是要敬礼,这只乌龟叫郑克爽。

  这只鸡很诡异。极度的冷静,走路不慌不忙、大摇大摆,好像营区很熟一样,很温驯的被我牵着走。

  这让我想到我有一个表弟,养了一只波斯猫。有一天,表弟决定突破传统,推翻旧思想,把猫套上项圈出门溜猫。结果听说表弟跟带个打蜡机出门一样,猫不停的转啊转,尤其是路上巧遇野狗的时候猫还会飞起来跳到表弟的头上继续转。猫的习惯是走一走跳上墙继续走,表弟就被拖着也爬墙。

  最恐怖的是从几公尺高的墙壁跳下来,摔的表弟差点变成小明。还爬到人家家里,还被民众误以为是小偷报警处理。早上8点出门隔夜的凌晨才坐计程车回家。

  事后表示,传统还是有他的道理,旧思想还是有他的根源,不要轻易挑战!

  我一进入部队餐厅后面的厨房,早有耳闻的3个伙房兵已经在门口列队欢迎。“我,我是来杀鸡的。”

  哦,我们知道,欢迎!你可以用案板上的菜刀,在外面水沟边杀,因为血会喷的到处都是,所以不要在厨房杀!

  血,会喷血?我彷佛从催眠中醒来,突然想起杀鸡是斩鸡头,会血溅如柱。

  废话!你以为你杀什么!当然会喷血!

  那,那,请问大厨师,有没有别的方法,可以不要喷血就可以杀鸡的?

  恩,有。

  我眼睛一亮,松了一口气。减轻了很多额外的压力,只要不流血,对鸡而言都是人道的,也算是一种安乐死。到时候吃鸡头的时候看起来也安详些。各位不觉得被桌上的鸡头瞪很毛骨悚然嘛?

  请大厨师指点!

  把鸡掐死!哈哈哈哈~~

  此时此刻,手边的鸡也喀喀的在笑,我已经开始后悔了!

  唉!小兄弟,你想的太简单了,你以为我们真的不敢杀鸡嘛?

  啊?可是我们连上的弟兄说你们不敢杀,所以我志愿代劳呀!

  恩,不敢杀那是拒绝的理由。我们做厨房的,每天都碰死鱼死肉,怎麽会不敢杀?问题是,这是一只野生鸡,有灵性的,不像食用鸡,生下来就是要被食用的。这只鸡被谁杀了,可能就会跟着杀他的那个人很久,然后倒楣不完。

  我听完,一阵脸绿,看着鸡,鸡也闭着眼睛,严肃的点着头,彷佛告诉我,没错,人家说的没错,如果你把我杀了,我变鸡鬼都不放过你,喀~喀~喀~

  各位,我是一个不信邪的人,但是两年的服役,很多不可能的灵异事情都发生在眼里。吓到最后,连晚上蹲在厕所大便,一个白衣女子突然穿过厕所的墙然后消失我都没放在眼里了,还有什麽鬼话会不相信?

  之后,我牵着一只鸡,到我们发现它的地方,把它放了,然后花了五百元,请采买帮我去外面买了一只尺寸相仿的饲料鸡交给厨房烹调,晚上给连长加菜。然后当周星期六,我放了服役以来第一个隔夜假。

  事隔多年,想到那只野鸡,在我松开绳子放它走前,想起在我鞋子上拉了一坨屎的样子与味道,真是深刻的体验!

 
ryan 发表与 2007-11-10 06:35:48  浏览:83  来源:1039交通广播  【】【】【

0

顶一下

0

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