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radio5.cn广播电台在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经典广播稿首页 >> 欢乐正前方 >> 欢乐正前方:讲一个稻草人的故事

欢乐正前方:讲一个稻草人的故事

摘要:   今天我们给大家讲一个稻草人的故事。讲完了你就知道了一个稻草人的下场是多么美好!   新稻草人的故事马上开始。   “老板,有没有双休日呀?”刚出生的稻草人问农夫。   农夫把稻草人身上 ...

  今天我们给大家讲一个稻草人的故事。讲完了你就知道了一个稻草人的下场是多么美好!

  新稻草人的故事马上开始。

  “老板,有没有双休日呀?”刚出生的稻草人问农夫。

  农夫把稻草人身上多余的稻草修剪了一下,道:“我倒是想天天都给你放假,可你去问问那些稻子答不答应,害虫们可从来都没有节假日啊。”

  “你看我的工作这么辛苦,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得站着,还是在野外工作,连个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你总得给我加点儿加班费、野外补助什么的吧?”

  农夫又在稻草人手里插了一把破扇子,道:“你这工作有什么辛苦的,光在那儿站着什么也不用干,你再看这儿有山有水的,风景优美,空气也新鲜,简直就是世外桃源啊,连我都想来跟你一起干了。”

  “那你起码也得给我弄套好点儿的工作服穿,你看这身稻草,又灰又土,风一刮就碎了,连叫花子都不要,还有这根叫‘扇子’的木棍,要是不看说明书我还真看不出来这曾经是把扇子。老板啊,再怎么说,我出去也是代表了您的形象,我自己受点儿苦倒无所谓,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在背后骂您吝啬鬼啊!”

  农夫骂道:“哪儿那么多废话!连你的命都是我给你的,还敢跟我讨价还价,信不信惹恼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稻草人嘀咕道:“算你狠,那我们就走着瞧!”

  农夫盯着稻草人道:“你说什么?”

  稻草人忙换上一副笑脸,道:“噢,我刚才说您就是我的大恩人,您的光辉像大太阳一样照亮了我的心扉,教我学说话,教我学写字,教我学上厕所……”

  这天夜里,稻草人正仰着脖子数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八百颗……三十二万颗……七百八十六亿颗……”

  一只小飞蛾鬼鬼祟祟地来到稻田,突然看到一棵又高又粗的“稻子”,高兴地叫道:“科学种田就是好啊,这一棵就够我吃上半年的了。”说完飞到“稻子”脸上,张开血盆大口准备享用这顿丰盛的晚餐。

  稻草人刚数到九千九百九十九亿颗的时候,突然感觉脸上一疼,叫道:“是谁在咬我!”

  小飞蛾也吓了一大跳,说道:“见鬼了,怎么现在连稻子都会说话,肯定是哪个科学家太粗心把稻子的基因弄错了。”

  稻草人叫道:“你才基因弄错了呢,看清楚,我是稻草人,不是稻子!喂,你来干什么,干嘛咬我?”

  小飞蛾道:“原来是稻草人呀,吓了我一大跳,我叫小飞蛾,来这儿找点儿东西吃。”

  “这么说你就是来偷东西了?”稻草人叫道“不许动,把双手放在头上,靠墙站好!”

  小飞蛾连忙道:“用不着这么正规吧,大家都是为了混口饭吃呀,我这儿有一万块钱,你拿去买件新衣服穿吧。”

  稻草人叫道:“少废话!休想用金钱来贿赂我!”

  小飞蛾又掏出一万块钱,道:“只要你放我一马,我以后绝不会亏待你的。”

  稻草人冷笑一声,道:“虽然我外表穿得破破烂烂的,但我的灵魂却是尊贵而伟大的,区区两万块钱就想收买我,门儿都没有!”

  小飞蛾叫道:“你也太狠了吧,老大!算了,这是我的全部家产,就当我交你这个朋友,不过我还有一个要求。”

  稻草人盯着眼前一大堆钞票,边抹口水边道:“呵呵,这个……看你说的,咱俩是啥交情呀,有什么事尽管说!”

  小飞蛾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让我那些孩子在你这儿找个工作,比如检查检查稻子的生长情况、饱满程度什么的。”

  稻草人道:“没问题,你就放心吧!”

  却说农夫对稻草人第一天上班还有点不放心,便半夜亲自来视察工作,稻草人忙把钞票藏起来,远远地向农夫招手:“哎哟老板,哪阵风儿把您给吹来了,请坐,喝茶,抽烟,您说您这么大岁数了随便打个电话过来就行了,干嘛还要亲自劳您大驾呀。”

  农夫被这一番话熏得晕晕乎乎的,咧着个大嘴道:“呵呵,没什么,半夜起来舒活舒活筋骨也不错嘛,你这儿工作还行吧?”

  稻草人道:“我办事,您放心,要是连这点儿小事儿都办不好,您干脆把我拆吧拆吧抱回家当柴火得了。别人可以怀疑我,可您不行呀,您想想,我从一堆浑浑噩噩的烂稻草变成今天这么个有理想有抱负的新时代稻草人,可全都是您手把手教出来的,您总不会对自个的手艺不自信吧?放心吧您呐,回家安安稳稳地睡个好觉,一觉醒来等着大丰收就行啦!”

  农夫咧着个大嘴半天合不拢,像一朵迎风招展的大向日葵,唱着欢快的歌儿一蹦三跳地回家去了。稻草人在后面冷笑道:“想跟我斗,你还嫩点儿!”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小孩子咳嗽的声音,只听一位中年妇人叫道:“打针吧?”

  “不打针!”

  “吃药吧?”

  “不吃药!”

  “不打针不吃药病怎么能好呢?”

  空中飘来一段旁白:“有办法!不打针,不吃药,请用喝死你口服液!喝死你口服液是哈尔滨制药三十八厂研制开发的新一代绿色环保口服液,专治脚气、痔疮、尖锐湿疣、不孕不育、艾滋病,具有口感好、见效快、不复发等优点,欢迎购买!”

  中年妇人骂道:“滚开!什么尖锐湿疣、不孕不育,我儿子只是发烧咳嗽,用得着你们这些野广告来瞎搀和!小心我告你们性骚扰!”

  那孩子咳嗽得更厉害了,断断续续地对妈妈道:“我什么药也不吃,就想吃条大鲤鱼。”

  妈妈忙道:“好,你先喝儿点水,妈妈这就出去给你买。”

  孩子又叫道:“我不要买的鱼,书上说那些鱼都是用催熟剂喂大的,还用泡死人用的福尔马林液泡着,我要吃河里的鲜鱼!”

  妈妈道:“好好好,我这就去河里给你捉鱼去。”

  妈妈提着鱼网来到河边,第一网网上来一大堆垃圾袋,第二网网上来一台废旧电脑,第三网网上来几条早已中毒身亡全身溃烂的死鱼。妈妈叹了口气:“现在这河流污染太严重了,政府每年收那么多钱不知道都干嘛去了!”

  可牢骚归牢骚,孩子那边儿正等着吃红烧鱼呢,于是妈妈第四次撒下了鱼网……

  半个小时之后,妈妈拉起鱼网,只见一条一尺多长的金色大鲤鱼在网里欢快地跳着舞蹈,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等会儿,这条鲤鱼是不是有病啊,被人家抓住了怎么还这么高兴?)噢不,瞧那架势,好像是在痛苦地挣扎,反正就那意思吧,就是这条大鲤鱼在网里一直没闲着。

  突然一声大喝:“呔!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公然在河里捕鱼,你可知罪?”

  妈妈和鲤鱼一惊,忙转头向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只见一位稻草人手拿打狗棒(其实是把扇子),威风凛凛地站在那儿,叫道:“根据最新颁布的《河流管理法》第一百二十三款第四千五百六十七条规定,未经允许擅自在河里捕鱼者,应处以十万元罚款!”

  妈妈挠了挠脑袋,道:“什么时候出的这法律,我怎么不知道?”

  稻草人道:“你不知道的事多了,法律这种高级的东西,要是让你们老百姓都知道了,那人家律师还怎么活?算了,看在我们俩有缘的份儿上,把这条鲤鱼做好了分我一半,罚款就免了吧。”

  鲤鱼叫道:“稻草人青天大老爷,你可要为草民做主啊,她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进入河里,这属于擅闯民宅,还把我关在网里面,这属于非法拘禁,大老爷啊,光凭这两条罪就该罚她几百万的!”又凑近稻草人的耳朵:“听说过《渔夫和金鱼》的故事吗,那条金鱼就是我亲戚。”

  稻草人一愣,假装咳嗽了两声,转向妈妈叫道:“呔,大胆刁民,你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转头问鲤鱼:“你刚才说她犯了什么罪?”鲤鱼道:“擅闯民宅、非法拘禁。”)噢,竟敢擅闯民宅,还非法拘禁,你该当何罪!”

  可怜妈妈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劳动妇女,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着叫道:“大老爷啊,可怜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全家八十多口可全指着我一个呐,大不了我把这件鱼网送给你,这可不是一般的鱼网,而是用千年天蚕丝织就而成,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曾在索斯比拍卖行拍出过几百万美元的高价。”

  鲤鱼忙又凑近稻草人的耳朵道:“这点儿小玩意算得了什么,只要我把我的亲戚金鱼叫来,你要什么就有什么。”

  稻草人权衡利弊,还是觉得那条神奇的金鱼诱惑更大一些,便对妈妈道:“大胆刁民,竟敢用金钱来贿赂本官,我要给你再加一条贿赂罪!”

  又对鲤鱼小声道:“你那亲戚住在哪儿,快带我去见见他,我很早就是他的崇拜者了。”

  鲤鱼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嗫嚅道:“他……他上个月刚因为挪用公款被抓起来了,据说这辈子也别想再出来了……”

  稻草人大叫一声:“什么,你说他被抓起来了?!”

  鲤鱼满脸通红,怯怯地点了点头。

  稻草人气得一巴掌把鲤鱼扇倒在地上,骂道:“哪儿来的小混混,竟敢来戏弄本官!来人呐,给我重打三百大板!”

  妈妈忙抢过来拦在鲤鱼面前,道:“启禀大人,不用大人动手,交给草民来收拾他就行了,这件天蚕鱼网,您看……”

  稻草人眯着眼睛,把鱼网揉成一团塞在屁股底下,挥了挥手:“算了,本官一向爱民如子,这条鲤鱼你就拿回家给孩子吃吧。”

  稻草人正借着月光欣赏那件价值几百万美元的鱼网,突然听见河边飘来一阵哭声,忙把鱼网又塞在屁股底下,只见一位身穿白衣、披头散发的女人正像幽灵一样朝自己飘过来,吓得稻草人大叫一声:“有鬼啊,淹死鬼索命啦!”拔脚就想逃命。可惜双脚被农夫用钢筋混凝土固定在地里,一动也动不了,吓得稻草人跪在地上,头像捣蒜一样哭着叫道:“仙姑饶命,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可千万要看清楚了再动手啊,我死没关系,可你要是错杀了好人却让害你的坏人逍遥法外,让老天爷知道了可不得了啊……”

  那女人惨笑了一声,幽幽地道:“我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哪儿还能要别人的命,我丈夫输了钱,要把我卖了抵债,我也不想活了,吓着你真不好意思。”

  稻草人听了这番话,壮着胆子慢慢抬起头来,怯怯地问道:“这么说你不是鬼?”

  那女人叹了口气,道:“要真是鬼倒好了,也不用受他们的气了。”

  稻草人长舒了一口气,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道:“不是我说你,就你这身打扮要是走在城里,起码也得判你十七八条罪,也就是我胆子比较大,要是碰上个胆子小的真能被你吓死。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每个人都要有自知之明,你现在还没变成鬼就打扮成鬼的样子,说到底还是虚荣心在作怪。对了,你刚才说什么,说你不想活了?”

  那女人道:“不瞒你说,我有个儿子去年就死了,这世上再也没有我留恋的东西了,今晚我就想跳河自杀,去找我那死去的儿子。”

  稻草人道:“你看你这又不对了,死的方法有很多种,干嘛非要选择跳河呢?现在本来河流污染就够严重的了,你要是再扔一具臭烘烘的尸体在里面,那得多少年才能治理好呀。唉,现在的人呀,光顾着自己一个人舒服了,一点儿环保的意识都没有!”

  那女人瞪着一双迷茫的大眼睛,喃喃地道:“那我怎么办,难道连死都这么不自由吗?”

  稻草人用眼角瞟了一眼那女人,叹了口气,道:“唉!就当我就学一回雷锋吧,谁叫我心太软呢。你只管死你的,别的不用管,等你死完之后我再把你捞上来,买口棺材把你埋了,你随便给个十万八万的就够了,多了我可跟你急!”

  那女人摸了摸口袋,讪讪的道:“不好意思,我走得太急忘了带钱了,你看我这件衣服怎么样,这可不是普通的衣服呀,是用当年黄药师的好几件软猬甲做的,起码也能值个几百万,你要是不嫌弃就送给你做个纪念吧。”

  稻草人摸了摸衣服的质量,撇了撇嘴:“算了,谁让我心太软呢。”

  第二天一早,农夫来到稻田,大吃一惊,只见稻子上密密麻麻地爬满了小飞蛾的孩子们,正大口大口地享用着早餐,气得农夫大叫:“稻草人,你这怎么看的庄稼!现在我宣布,正式炒你的鱿鱼,还回家当你的柴火去吧!”

  说完,不等稻草人解释,三下五除二便将稻草人肢解,露出了一件价值几百万的衣服和鱼网,还有几十万现金,农夫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道:“想跟我斗,你还嫩点儿!”

  据说,这个稻草人是农夫做的第一百零八个稻草人。



ryan 发表与 2007-11-10 06:36:01  浏览:65  来源:1039交通广播  【】【】【

0

顶一下

0

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