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radio5.cn广播电台在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经典广播稿首页 >> 欢乐正前方 >> 欢乐正前方:《刀神葡萄之杀手》

欢乐正前方:《刀神葡萄之杀手》

摘要:  闻风:正是午时,天空却以乌云盖日一片昏暗。   王为:刀神闻风正在紧步行走,突然被挡住去路,闻风微笑道。   闻风:朋友,在下身有要事,要赶去主持欢乐正前方,请让开,多谢了。   王为:没有回 ...
  闻风:正是午时,天空却以乌云盖日一片昏暗。
  王为:刀神闻风正在紧步行走,突然被挡住去路,闻风微笑道。
  闻风:朋友,在下身有要事,要赶去主持欢乐正前方,请让开,多谢了。
  王为:没有回应。
  闻风:朋友请让开,多谢。
  王为:依然没有回应。
  闻风:我说话你听见没有,让开!
  王为:还是没有回应。
  闻风:莫非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王为:完全没有回应。
  闻风:既然你不想活了我就成全你,看刀!我劈!
  王为:只听得一生巨响,闻风叫到!
  闻风:这是谁干的?弄一个雕像放路中间了。

  王为:辛苦你了闻风。
  闻风:不辛苦,作为刀神我还是感到蛮容幸的。
  王为:现在我们就隆重推出。
  闻风:爆笑武侠传奇《刀神葡萄之杀手》,唐不苦。

  最近,江湖上到处在说着这个名字,一个可怕的杀手的名字。

  今天一天,杀手葡萄就听了几十遍这个名字,而且这几十遍都是从一个人的口中说出来的。这个人就是仙履大饭店的老板糖三彩,他之所以会这么多次说到“糖不苦”这个名字是因为……他是个口吃。
  葡萄:“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坐在这里胡子都长出来了,还是没明白你想说什么?你还让不让我吃饭了,我的饭都凉了,都变成‘饭冰冰’了。”
  糖三彩:“我……我想……让你……替……替……替……我报仇……替我杀……杀个人……他叫……糖……糖不苦。”
  葡萄:“对不起,我不做杀手好多年,打打杀杀的事你还是找别人吧。”
  糖三彩:“不……不做杀手……靠……靠……靠……”
  葡萄:“你怎么骂人啊。”
  糖三彩:“靠……靠什么生活?”
  葡萄:“你站过来点,别动啊,啊~~~呸,我吐~你以为我堂堂刀神会没有经济来源?我可是京城官立武功学院刀枪棍棒系鬼头大刀专业的名誉教授啊!”
  糖三彩:“啊……对……对不起……看来我这5万两银子……”
  葡萄:“不过,我最近迷上了官府发行的蹴鞠彩票,输得连底裤都当了,如果你给我个杀人的理由,我倒是可以考虑帮你的忙。”
  糖三彩:“需要理由吗?”
  葡萄:“需要!因为,基本上来说,我在这本书里还算是个正面角色,如果不分青白皂红地乱杀人,读者会很失望的!”
  糖三彩:“哦,那我就给你个理由先……”
  葡萄:“等一下,你不是口吃吗?为什么刚才那两句话说得那么流利?”
  糖三彩:“装口吃来多写一些字,多骗一些稿费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可耻了,我不想继续装了!”
  葡萄:“这样也可以?!那你继续。”
  糖三彩:“我要杀糖不苦是因为他杀了我的卵生兄弟糖三藏……”
  葡萄:“卵生兄弟?!莫非你们兄弟就是传说中的‘蛋生’?这部动画片我也有看哦!”
  糖三彩:“对不起,口误口误,是孪生兄弟。”
  葡萄:“糖不苦为什么要杀你的孪生兄弟呢?”
  糖三彩:“这件事情说起来非常得复杂……你要听A完整版的还是B简装版的?”
  葡萄:“我选C,老师做不会做的题目就选C。”

  糖三彩:“在一个风黑月高伸手不见5指的夜晚,这糖不苦看见我和我孪生兄弟走在街上,非说我和兄弟每天互相看着就象照镜子一样,太痛苦了,要替我们解决痛苦,就一拳把我兄弟打死了!”
  听完了糖三彩的话,葡萄的胸口燃起了一团怒火,他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吼道:“谁这么没有公德,把火柴扔我胸口了?!哎呀,哎呀,我性感的胸毛啊……”
  旁边桌的一位少女道:“不好意思,是我的火柴,点烟时听到这位大叔说的事情,我不禁悲愤不已,手一划,火柴就biu~地一声飞到您的胸口,真是对不起。”
  葡萄:“公共场所严禁抽烟你难道不知道吗?”
  少女:“对不起啊,要不您也来点,我这可是上等波斯进口的烟丝,您抽一袋?”
  葡萄:“说了公共场所严禁抽烟……你这烟丝还真不错啊,不过看起来不太象波斯的,我帮你鉴定一下下,我抽……哇,好爽……”
  少女:“你干什么?”
  葡萄:“抽烟抽得爽处我挖挖鼻孔不行吗?”
  少女:“你挖鼻孔可以,可是你能不能不要用我的手指挖啊?大侠。”
  葡萄:“哦,sorry,sorry!呐,手指还给你。”
  少女:“你又干什么啊?”
  葡萄:“挖鼻孔啊!这次可是用的我自己的手指啊,小姐!”
  少女:“可是……你挖的是我的鼻孔啊……”

  五分钟过后。
  葡萄:“嗯?怎么会这样?不好……烟里有毒……你是什么人?!”
  少女:“哼哼,我是糖不苦派来杀糖三彩这个老家伙的,谁知道你会在,那只好把你先毒晕我再下手了。你已经中了我的毒“忘情睡”,你会昏睡七七四十八个时辰后再醒来,啊哈哈哈哈……”
  葡萄:“不要啊不要啊!你杀了他我就失业了耶……呼噜……呼噜……”
  说完这句话,葡萄就睡着了。
  
  四十八个时辰之后----

  葡萄终于醒了过来:“哎呀,睡了这么久,流了这么多口水,把我的彩棉内衣都弄脏了,失败!”
  葡萄扭头发现身旁的地上有一具尸体,正是糖三彩,葡萄上前查看,发现糖三彩被人捅了几十刀,混身都是鲜血。
  葡萄生气了,怒吼道:“太可恶啦!居然捅了这么多刀,不然这件名牌衣服我还能剥下来穿呢!太可恶啦!我要杀了糖不苦!”
  
  怎么才能知道糖不苦的下落呢?葡萄左思右想,也想不出办法。
  那一夜他难受极了,感觉脑袋四周都是嗡嗡的,他一夜都没有睡觉,光打蚊子了。

  第二天,葡萄一招无影掌把自己拍成了脑震荡,然后就想到了办法。
  葡萄坐在桌前写信,他写给他的兄弟李大头,这李大头开了一家武林信息咨询公司,专门负责替人调查仇人的下落,提供武林名人住址,倒卖武林大会门票,贩卖巨星级武林高手的亲笔签名,兼办假证。
  葡萄想让李大头帮他调查一下糖不苦的地址,然后上门报仇。
  葡萄写好信,飞鸽传书给李大头。三个时辰之后,葡萄就收到了回信----“你的作品已被录用,稿费已寄出,请查收。”
  葡萄拿了稿费买了最好的笔和纸,又写了一封信给李大头。三个时辰后,葡萄又收到了回信,他拿着信,面色凝重,大汗淋漓,双手青筋暴起……“这信这么难拆!”

  终于拆开信封,只见信中写道:“糖不苦住在蜀中逆水湖后火云山上的不苦别墅八单元101室。山下无人接送,请谨防上当。”
  葡萄独白:“无言独上西楼,这是一个快速信息的江湖,惟有快速了解信息才能把握市场!嗯,知道了糖不苦的地址,我就可以去杀他了,不过我首先要去当铺把我的刀赎回来……”

  葡萄:“喂,伙计,去把你们掌柜的叫来。”
  伙计甲:“我是这里的大堂经理,您有什么事儿就跟我说吧,今天我们老板他娘难产,他不在。”
  葡萄:“我跟我朋友打赌,把我的宝刀输给了他,宝刀被他卖到你们当铺,我现在要赎回来!”
  伙计甲:“这个恐怕有点难度耶!”
  葡萄:“有什么难度,我有钱!刚领的稿费!”
  伙计甲:“我不是说您没钱,只是……”
  葡萄:“只是什么?”
  伙计甲:“这是这里是茶叶铺,不是当铺,您大概眼神不太好,看错招牌了吧,当铺在对面耶。”
  葡萄:“不早说,浪费我的时间,我一个时辰几十万上下呢!”

  葡萄:“喂,伙计乙,去把你们掌柜的叫来。”
  伙计乙:“虽然我是第二个出场,你也不用这么直白地叫我伙计乙吧,大哥。”
  葡萄:“少罗嗦,快去叫你们当铺掌柜的出来。刚才真是气死我了,对面茶叶铺的伙计甲居然说我眼神不好!那么多人在场,搞得我一点面子都没有。”
  伙计乙:“我看……您的眼神真的是不好耶。这里是杂货铺,当铺在隔壁!”
  葡萄:“我#¥%?#¥……”

  葡萄:“喂,伙计丙,你过来一下,我悄悄地问你一下---这里是不是当铺啊?”
  伙计丙喊道:“是啊!当然是当铺了,你是文盲啊,不认识招牌上的字啊!”
  葡萄:“我还以为是电影院今天放寒呢。”
  伙计丙:“有什么事情吗?”
  葡萄:“我来赎回我的宝刀!”
  伙计丙:“宝刀?什么样的?”
  葡萄:“此宝刀名曰多情夺命刀,金光灿灿,阴森恐怖,巨酷无比,杀气腾腾!”
  伙计丙:“我们这里没有这样的刀,只有一把破烂不堪上了锈还缺了半边刀柄的破刀。”
  葡萄:“对了!就是这把。”

  闻风:葡萄赎出了宝刀,跑到了逆水湖后的黄山,预知后事如何,稍候分解。

  广告

  王为:杀手又见杀手。
  闻风:刚刚说到葡萄直奔逆水湖他迷路了,这时看见葡萄看见一个人。

  葡萄:“这位路人甲兄弟,请问……”
  路人甲:“你要去逆水湖是吧?”
  葡萄:“我都没有说,你怎么知道?”
  路人甲:“按照程序,你就应该要去那里啊,我就回答你啊,要不我站在这里干吗?”
  葡萄:“那你快说吧,逆水湖怎么去?”
  路人甲:“你呢从这里一直走,走到下面一个自然段,然后左转。如果这时候你看到了一个小土坡,就说明你转错方向了,正确的是你应该看到一个大土坡,大土坡上有很多马车,你一定以为要坐马车吧?哈哈,那你就错了,不要坐,翻过大土坡后面走10里地就到逆水湖啦,啊哈哈哈哈……”
  葡萄:“你个死跑龙套的那来这么多台词!”
  路人甲:“其实我是一个演员,啊哈哈哈哈哈……”

  土坡。
  大土坡。
  很大的土坡。
  葡萄:“嘿呦嘿呦……嘿呦嘿呦……这么高的建筑明明是个山嘛,居然说是土坡,太过分了……”
  终于爬上了山坡,葡萄的脸色突然变的很难看,因为他……踩到了一泡屎。
  为了甩掉鞋上的便便,葡萄一路急奔,一柱香的时间之后,葡萄来到了逆水湖边。这湖边热闹非凡,河边站了很多人,有出租泳衣的,有卖救生圈的,有救人的,有被救的,还有出租游船的。
  那逆水湖一眼望去,看不到边边,葡萄虽然武功高强,却不识水性,煞是苦恼。
  此时一名中年衰男走了过来,问道:“大侠有什么问题吗?”
  葡萄:“我有一事不解,你说大家为什么都站在河边呢?”
  中年衰男:“我认为,要是站在河内就到越南了!”
  葡萄:“嗯,你说得很有道理。我想到湖的对面去,不知道兄台有什么办法没有呢?”
  中年衰男:“哈哈,这个问题问得好!告诉你,我是一个租船人,你租一条船就可以过去啦。”
  接过租船人递过来的桨,葡萄激动地哭了:“今天我拿到这个桨,首先要感谢我的爸爸妈妈,还要感谢我的老师,当然我还要感谢我的歌迷,我会继续努力,争取以后拿到更多的桨”
  拿着桨上了船,船立马就沉了,被租船人拉上岸上后,葡萄心有余悸地说:“这个桨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不会游泳又不能渡船,葡萄一筹莫展,正在发愁之际,突然看见湖站一人,身上写了三个大字----欧阳锋。

  葡萄大喜,走到此人身前,说道:“这位兄弟莫非是以蛤蟆功闻名江湖的欧阳大侠?”
  欧阳锋:“正是区区在下,不知兄台高姓大名?”
  葡萄:“免高姓葡,小名葡萄,绰号刀神。This is my名片。”
  欧阳锋:“哦,原来是刀神葡大侠啊,久久仰仰。”
  葡萄:“幸幸会会。”
  欧阳锋:“不知刀神大驾光临到敝人身边,有何贵干呢?”
  葡萄:“小弟有一事相求。我想到湖的对面去,却不会游泳不能坐船,不知道兄弟能不能运起蛤蟆功驮我过湖呢?”
  欧阳锋:“没问题啊,小事一桩。蛤蟆神功第一式----变形!请坐上我的背,刀神。”
  葡萄:“我坐……”
  欧阳锋:“刀神啊,你是去湖对面找人吗?”
  葡萄:“是啊是啊。”
  欧阳锋:“那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啊,你找到了人帮我问问我还能活多少岁?”
  葡萄:“我打……你以为是在拍《西游记》啊,你只是个蛤蟆而已,又不是乌龟!”
  欧阳锋:“别打别打,到了。”
  葡萄:“还真是神速啊。”
  欧阳锋:“那当然,我的蛤蟆神功第二式----超音速漂移,可不是盖的!”
  葡萄:“太感谢了,要多少报酬你开价吧。”
  欧阳锋:“靠!我驮你过来怎么会要你的钱呢!那不是坏了我自家的名声。”
  葡萄:“什么名声?”
  欧阳锋:“我可是‘白驮山’的人啊。再见啊,拜拜。”

  火云山上。
  不苦别墅内。
  糖不苦正与朋友西门吐血和草满楼在玩麻将。
  西门吐血:“靠!糖不苦,你到底还玩不玩了?!”
  草满楼:“就是啊,一会儿的功夫你都扔坏了9副骰子了,你用那么大力气干吗啊?”
  糖不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们也知道我是四川糖门的,我是练暗器的嘛。”
  话音刚落地,就听得一声巨响,糖不苦疾步奔出,看见自家大门已经粉碎。
  门外----风尘仆仆的葡萄提着那把破刀,猥琐地站在那里,满脸杀气。

  糖不苦:“你是什么人?!”
  葡萄:“我是刀~~~~~~~~神。”
  糖不苦:“刀~神?我正要去杀你,你却送上门来了!”
  葡萄:“杀我?我是来杀你的!少废话,接刀!”
  糖不苦:“靠,以为我怕你啊,也接我一刀!”
  葡萄:“停!上文说的是你用暗器耶。”
  糖不苦:“哦?是吗?那换一句----接我一暗器。”
  葡萄:“看我神刀!!”
  糖不苦:“我看看。咦?破破烂烂,没什么好看的嘛。”
  葡萄:“我劈!”
  糖不苦:“想劈我哪有这么容易?我躲---我托马斯全旋接手倒立再接一个稀里哗啦再接手倒立!”
  葡萄:“我再劈!”
  糖不苦:“明明是横扫,你说劈,赖皮啊!我空中转体1800度,我转我转我转我转我……”
  葡萄:“哇,你这个动作难度好大啊!”
  糖不苦:“哈哈哈,怕了吧,在上界江湖运动会上我就是凭借这个难度为5.8B的动作获得了金牌耶!”
  葡萄:“我还劈……”
  糖不苦:“等一等!”
  葡萄:“啊?”
  糖不苦:“刚才转得头很晕,让我歇歇先。”
  葡萄:“歇你个头啊!我照劈……”
  糖不苦:“太没职业道德了吧,我飞!”
  葡萄:“居然飞这么高,这么厉害的轻功?”
  糖不苦:“笨!你不知道可以吊钢丝的吗?”
  葡萄:“哇呀呀,气煞我也,别以为我不会飞!”
  说完,葡萄整个身体腾空而起……

  “我靠!哪个缺德鬼乱扔香蕉皮啊!”
  葡萄爬起来,搬了个梯子爬上了糖不苦站的屋顶。
  葡萄:“还要我上来劈你,我劈……哎呀,是什么,我的脑袋怎么晕了,你下了毒?!”
  糖不苦:“哈哈哈哈,不是我下了毒,是因为我们现在站的地方是公共厕所的顶上,当然臭啦,我事前早有准备,戴了极品防护用具----口罩!能防臭还能防非典,哇哈哈哈哈!接我一招漫天金针飞舞,受死吧!”
  糖不苦一纵身,飞在空中,正准备将手中的n把金针撒向葡萄……

  突然,一大堆物体快若流星的砸在糖不苦身上,糖不苦被砸下厕所之颠……
  仔细看,原来砸在糖不苦身上的是一堆绣花鞋……
  此时,有很多女人的声音响起--
  “不要脸的东西!竟敢飞那么高,偷看老娘上厕所……”
  “臭流氓!大色狼!”
  “砸死他个偷窥狂……”
  “%¥#%……#¥”
  “…………”
  好机会!葡萄双手举起宝刀,一跃而下,一刀劈在糖不苦身上。

  “去死吧!”
  糖不苦:“咳咳……我已经奄奄一息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糖三藏?”
  葡萄:“因为你杀了我的雇主糖三彩,让我很没面子,更关键的事,你在我没收到钱之前就杀了他!慢着慢着……我还以为你要问我为什么要杀你呢。你说我杀了糖三藏?明明是你杀了他啊!然后糖三彩雇我杀你替糖三藏报仇,却被派人杀了,你害得我很没面子,所以我才来杀你的。”
  糖不苦:“咳咳……糖三彩三天前来到我这里哭述你杀了糖三藏,让我为他报仇……谁知道……”
  葡萄:“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糖三彩不是死了吗?”
  糖不苦:“咳咳……我明白了……我们都中计了!”
  葡萄:“此话怎讲?”
  糖不苦:“咳咳……糖三彩、糖三藏和我都是四川糖门的人,他们俩是我的堂兄……咳咳……我们的师傅----糖门的掌门人----也就是看大门的,上个月不幸被马车撞到,出了车祸不幸身亡,他买的保险的受益人是我和糖三彩、糖三藏……”
  葡萄:“喂,你不要死啊,你还没把事情说清楚呢,我完全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啊,不要死啊……”
  “中了刀神的致命一刀,哪有不死之理。”说完,糖不苦正式死去。

  一阵狂风吹起,天地间只剩下葡萄一人一刀。


  王为:感谢收听刀神葡萄。

 
ryan 发表与 2007-11-10 06:37:07  浏览:79  来源:1039交通广播  【】【】【

0

顶一下

0

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