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radio5.cn广播电台在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经典广播稿首页 >> 丽红之声 >> 丽红之声0512 >> 红豆缘—关于妖精的报恩的另一个故事

红豆缘—关于妖精的报恩的另一个故事 (1)

摘要:树枝虽然已经干枯,但树上的红豆却依然晶莹水润,洋溢着勃勃生机。很多情侣都在树前合影,他们偎依在一起,在镜头前幸福的微笑着。

    某一家大户的深宅里面,一位待嫁的新娘,正坐在内院的回廊下痴痴发呆,她的眼睛是空蒙的,因为她根本没有在看任何东西,只是把一双秋水般的眼睛做装饰,一心一意想自己的心事,那正是每一位少女出阁前都会做的绮丽的梦,她在想着他。
    在她还小的时候,父亲的好友带着儿子来拜访,客人在堂上说话,年幼的公子安安静静地站在父亲身侧目不斜视。她趴在门边向内张望,眼睛竟定定地被那公子吸引,心跳突然间加速,那公子似乎并未察觉,还是笔直地站在那里,只是在临出门的时候突然拉住她,一定要带她一起回家去。双方的家长都觉得是一段佳话,就为他们定了亲。
  她还留在她的家里,可是她的心却已经飞走了,在要商定完婚时,他的父亲却要去京城了,临走时她的父亲和一众官员都去送行,好容易有了说话的机会,却见他的亲家一挥手,只是淡淡的说了声罢了。这情形送行的官员都看在眼里。
  也就从那一天开始,以前还被津津乐道的婚事竟在一夜之间被人遗忘了。街角的朱红大门里,进进出出的净是穿红挂绿的媒婆。可是任那些凭两张嘴皮子吃饭的老妇们说得天花乱坠,这一家的主母,他的母亲总是以当家的不在无法定夺为由一一的拒绝了。
  她的父亲自从那件事以后,自认为受了很大的耻辱,每天闭门谢客在家里唉声叹气,母亲也是愁眉不展。可是她的心里却很安定。她知道他一定会来娶她的。这是他的承诺,只是延迟些日子罢了——他的家里并没有答应其他的亲事便是明证。
  在她每天握着的罗帕里,藏着一颗红豆,又圆又红的红豆,那是他在出行前遣人悄悄地捎过来的。他的贴身小厮带话过来说,当红豆挂满枝头的时候他就会来迎娶她。
  每一天她都把这颗红豆捏在手心里,感知着它的存在;心里就格外塌实。香汗透过罗帕渗在红豆上,滋润着它,那红豆越发的鲜红透亮了,宛如一滴鲜血。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直到有一天,丫鬟们端来了一盆炭火的时候她才惊觉已经到了冬天了。她不由的打了一个寒战,并不是因为冷。然后一连几天都没有离开卧房一步。一盏孤灯,映着她和那早已失去了光泽的红豆。没有人去打扰她,因为老爷早已发下话来全府上下不准再提及这桩早已为人笑柄的婚事,至于他的女儿,早晚有一天会想通的。
    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到第二年的春天,春天来的时候。每一个人的脸上都仿佛被人重重地踢了一脚,她们的小姐真的疯了。
    第二年春天,她将红豆的种子埋在回廊下的花圃里,细细地培了土,又细细地浇了一遍水。她怎么会会错了他的意呢?他给了她这颗红豆,以这颗红豆为种,结出红豆也需要几年的时光。其实不管要等多久,只要他心里有她,她就会一直等下去。
  终于,有一棵种子发芽了。
  又过了数年,便结了籽。
  在这些年里,她的父亲早已辞官闲居,幸好祖上留下了偌大的家业,不用任何营生也可以维持家用。刚开始的时候,她的父亲还为她请过几个郎中,开了一大堆喝了就会犯困的药,她的母亲成天地拿着一块手帕过来,哭得湿透了才走。渐渐的,看着没有起色的她,父母不再来了,下人们也很少过来,她不知道,她所住的小园已成为大宅里的禁园,多少年来,她苛守礼教,从不跨出小园一步。她当然不知道她的父母已对她彻底的失望了,一只小巧的绣金挂锁早已轻轻地扣在楠木的院门上。
  她是指望不上了,可家业总得有人继承,她的父亲在前两年纳了一个妾,生了个儿子。她母亲的地位岌岌可危起来,却也只能整日里自怨自艾。
  她并不知道弟弟的存在,只是一心一意的守护着自己的希望,抚摩着每一片倒卵性的叶片,将那一抹抹的绿意捧在手心,却不敢握紧。
  只是在那一年,从春天开始她笑着对每一个她所能见到的人说,她的红豆要结果了。
早晨,她早早的起床轻描娥眉之后,对小丫头说:“我梦见一支马队从京城弛出,他就要来迎娶我了。”
  小丫头没有支声,只是对着她的大铜镜拢了拢自己的头发,然后一扭一扭的走了。
  其实真的有一支马队弛出京城,直奔当地而来。马上的青年各个剽悍如虎,目光炯炯。
  这是一队执行王命的骑兵。

ryan 发表与 2008-12-22 23:44:49  浏览:305  来源:互联网  【】【】【

0

顶一下

0

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