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radio5.cn广播电台在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经典广播稿首页 >> 丽红之声 >> 丽红之声0601 >> 更远的天涯

更远的天涯

摘要:有一种最近也最远的天涯,就是相见不如不见,有情总似无情。两心暗相悦,却无力表白。一层窗纸隔开的两颗心,仍旧远似天涯。

   不知道为什么在聊天室最反感别人的问题就是----“你是哪的?”通常我的回答是----“天涯”。其实,所谓的天涯,既不能从空间,也不能从时间上来判断,而是指人与人之间的心隔墙的咫尺天涯。 

  象一个女作家所说的:我站在你的面前,风吹动我的长发,你却不知道我在爱你。另一个人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爱慕,被思念,是不以为苦的,苦的是那个无法启齿诉爱的人。这也是一种天涯,是一个人的天涯。 

  多少恋人,爱人,情人,因了诸多原因,转身离去,这一转身之后,再没有昔日的温馨和激情,再没有以往的欢笑和泪水,或许从此之后再不相见,或是见面之后形同路人,顶多客客气气寒暄几句。两心的分离,就构成了世界上更远的天涯,这是两个人的天涯。 

  无论哪种天涯,只要是两心之间,都远过万水千山,洪荒大漠。正象古人所说的:人远天涯近。脚步可以丈量无限的距离,却走不到一个人的内心深处。这是什么样的悲哀。 

  想起幽栖居士朱淑真的一首字谜诗,是写给她变了心的丈夫的:“下楼来,金钱卜落;问苍天,人在何方;恨王孙,一直去了;詈冤家,言去难留。悔当初,吾错失口;有上交,无下交;皂白何须问;分开不用刀;从今莫把仇人靠;千里相思一撇消。”当时鸳鸯交颈,今日孤枕独衾;当时唱和酬答,今日寂寞梧桐;当时举案齐眉,当窗理云鬓,今日雾鬓风鬟,怕向人多处去。当时咫尺,今日天涯。两颗心的遥远,充满让人无能为力的酸辛。 

  又想起《飘》女主角那个懵懂勇敢的小女子斯佳丽。阿希礼对她来说,是永远的天涯,两颗心跳从来不是一个节奏,入了梦的,也不是一样的愿望和梦想,尽管她追求得那样的辛苦,却无法看进对面而立的这个忧郁的男人的眼睛里去;而她对于瑞特来说,也是永远的天涯,这个博学睿智,阅人无数,经历丰富的男人,也无法走进一个任性的小女孩子的内心,哪怕他那样的费尽心机,让自己的心被斯佳丽猫一样的爪子抓得伤痕累累。到了最后,斯佳丽幡然醒悟的那一刻,瑞特的心已经凉而坚硬,如同石头,她的回头和他的转身而去同时发生,两个人仍旧构成一个无法到达的天涯。 

  还有一种最近也最远的天涯,就是相见不如不见,有情总似无情。两心暗相悦,却无力表白。一层窗纸隔开的两颗心,仍旧远似天涯。这样的事情,举不胜举,让人悲哀。换不回的人心,走不进的灵魂,丈量不完的天涯路。 

  请不要问---“你是哪的?”对于陌生的人,我永远是更远的天涯!

ryan 发表与 2008-12-31 01:42:12  浏览:91  来源:互联网  【】【】【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