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radio5.cn广播电台在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经典广播稿首页 >> 丽红之声 >> 丽红之声0601 >> 友缘绳 丽红北京不眠夜广播稿

友缘绳 丽红北京不眠夜广播稿 (1)

摘要:我只是一个卑下的精灵,不懂那么多纠缠曲折,百转千回。原本,我只是希望我能够获得完全的自由,而现在,我只是希望他能够快乐。 希望我爱上的人,他能够快乐!

     夜店迷茫而暧昧的灯光下,她喝得很醉,衣服被酒水淋湿,蓝色的妆慢慢的化开,如一个缓慢而忧伤的梦境。

  男子轻轻把右手放在她的肩头,不动声色而坚持的支撑着她,左手一次又一次的拿起那个闪亮的酒杯,他仰头,一饮而尽,我猜他很想像她一样彻底的醉去,却没有勇气。

  把她带离这家酒吧,凌晨五点多的街道,空荡而寒冷,如沉浸在深深的海底。远远的,几点星光浮动,再近些,一辆出租车急速的行驶过来,打着昏黄的车灯,一瞬间照亮他们苍白而疲倦的脸。

  他把她放进车里,自己再躬身进去,头那么痛,像要裂开一样,他一直紧紧咬着牙齿,不让自己烂醉着倒下。

  车开得很快,她瘫在他的怀里,嘴里喃喃的念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他不敢抱着她,双臂僵直的张开着,是这样一个奇怪而悲凉的姿势。女孩在他怀里含糊不清的笑,酒红色的唇轻柔的张合,似乎梦到了什么让人愉悦无比的事情。然而她越笑,他的头越痛,终于,他忍不住把她从身上拉开,小心的放她在车椅上坐正。

  她突然醒了,带着迷惑而朦胧的眼神看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似乎要仔细分辨眼前的这个男人与某个人的差别,末了,她的嘴边升起一缕礼貌的微笑,略略的失望,她说:“谢谢你,冀。”他敏锐的感觉到她的情绪,我开始担心他要把持不住了,但是他只是点点头,用很淡然地语气说:“没什么。”

  车子开向路的尽头,又转弯,一个,两个,他们再也没有说话,任那些尚未燃尽的霓虹媚影在脸上一扫而过。

  我把这一切详细的记录下来,我不明白主人为什么要我这样不分昼夜的跟踪观察这个男人。这个星期,他被她叫出去三次,在大排档吃烧烤,在KTV唱歌,在酒吧喝酒,接到她的电话,无论再怎么忙,也马上放下一切去陪她。她叫他哥们,很自然的拍他的肩膀,手却紧紧的牵着另一个男人的手。

  她叫他冀,叫另一个男人乔木。她分的很清楚,乔木是她的男朋友,而他和她,只是好朋友。

  到她家楼下的时候,天空已经发白。被冷风一吹,她清醒的差不多了。她不让他送上楼,说家里太乱,又说要他赶快回去休息。他也不再坚持,临走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从裤袋里摸出一瓶重感灵片,递给她说:“你好像感冒了,记得要吃药。”

  她犹豫了一下,接过那瓶药。

  一瞬间的沉默。

  他突然有些心慌,像怕被看穿什么一样,急忙说:“我也感冒了,去买药的时候没有零钱就多买了一瓶,便宜你了哦。”

  她笑了起来:“就知道你没有那么好,专程买药给我。我上去了,拜拜。”说着,拍拍他的肩,转身慢慢走上楼。

  他一直目送她的身影在楼道转弯不见,然后拦了另一辆出租车回家。

  家里的金鱼饿得全浮在水面上喘气。他进屋,洒了一点鱼食,然后去卫生间洗脸。从离开她开始,他一直是那种岩石一般坚硬的表情,我担心他会突然支撑不住倒在地上。  他放了满满一盆水洗脸,热气缭绕间,把头整个埋进热水里。

  很久很久,他没有抬头。我疑心他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便飞近一点去查看,他的脸在水中奇怪的扭曲着,似乎是在与痛苦作反复的斗争。在近一点,我听见一阵一阵细微的呜咽声,是他,如野兽一般倔强而无奈的呜咽,水中翻起细小的气泡,他哭了。

  这个强硬而可怜的男人,连哭泣,也要在水中完成,他怕看到自己软弱的泪水。

  我把所有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主人。在蓝紫色的烟雾中,她的神色变幻不定,似乎在得意地笑,又似乎有些悲伤和愤恨。主人的心绪乱了,她关注那个叫冀的男人,胜过自己的巫术。

  “这条绳子,你找机会将他们绑在一起。”主人从一个大大的曲颈瓶中牵出一条闪着奇异蓝光的细绳递给我。

  虽然我刚刚才接替做这个工作,但是我认得很清楚,这条叫做友缘绳的魔物,能绑住一年的友谊。在这一年中,友情会不朽,其他,则无任何可能。

  我接过绳子,细细的端详了一会,我的级别太低,平时很难看到这样上乘的魔物。

  “别看了,快去吧。”主人有点不耐烦,“如果办不好,我永远不会给你自由。”

  “为什么他们会走掉?”我突然抬起头,问了一个问题。

  主人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料到我敢这么直接的问,半晌,她说:“他们的任务完成了,所以我放他们走了。”

ryan 发表与 2009-01-02 02:47:30  浏览:879  来源:互联网  【】【】【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