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radio5.cn广播电台在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经典广播稿首页 >> 丽红之声 >> 丽红之声0607 >> 天使只在夜里哭

天使只在夜里哭

摘要:亲爱的,我不过是仰赖着你的爱,生长起来的脆弱魂灵,若你的爱一刻不在,我必化作风中飞舞的一粒灰尘,从此音信不见……

 

RABBIT520 发表于:2006-7-15 215428  

亲爱的,我不过是仰赖着你的爱,生长起来的脆弱魂灵,若你的爱一刻不在,我必化作风中飞舞的一粒灰尘,从此音信不见……

1
    我是在高大的灌木树丛中,遇见詹蒙的。
    詹蒙,保罗詹蒙,凯撒家族的保罗詹蒙,这个国度唯一的,英俊的王子。
    我选择遇见詹蒙的时间,是明月高悬的夜,四周是静谧的一片苍茫,只有虫鸟,在呢喃地低鸣。
    从这个方位,可以看得见灯火辉煌的宫殿,可以听见遥遥的欢呼和舞蹈。这所有的辉煌和欢呼,都是为着庆祝詹蒙18岁成人的典礼的。
    詹蒙,我亲爱的王子,今天,我选择遇见你,在你生命中唯一的,18岁的夜。
    我曾经跪在神的面前,久久不肯起身。
    神目光深邃悠长地看着我说,辛西娅,你真的愿意舍弃永久不死的生命,抛掉你女神的身份,为着一个未知的凡世的男子?
    我坚定地点头,他不是凡世的男子,他是詹蒙。
    神摇摇头,说,我可以满足你,但是你必须明白,你从此之后,变成掌中大小,须靠着心上人的真爱,才能养育着你的血脉,令你成长为一个凡世中普通的女子,他的爱存在一天,你的生命就存在一日,一旦他日他的爱情不在,你就会枯萎在他绝决的视野之中,从此化作一个守夜的天使,在众生安睡的时候,独自游荡于旷野。
    我的眼泪流出,为着这一个未知的赌注。
    我是月亮女神辛西娅,神,就是我的父亲宙斯。
    而詹蒙,就是曾经负过我,又被我误杀掉了的我唯一的情人,厄尔翁。

2

    阿波罗曾经不屑一顾地对我说,你爱的,不过是一具寂寞的躯壳,他的心里,永远不会有你盼望的永恒。
    厄尔翁是我的奴仆,有着碧蓝色眼睛的男人,我恋慕着他,他却浑然不知道,在我暗藏的恋慕中,爱上了一个俗世的公主。    为她朝思暮想,为她心神不安,甚至为她跋山涉水。我伤痛地看着我爱着的男人,为他爱的女人如此颠簸,心如刀割。
    他不明白我的感情,却为别人付着最深刻的感情。
    他总是留给我失落的泪水,却把他的感情交付别人去摧毁。
    在他一次看望完他爱的公主,从海上返回的时候,阿波罗说,辛西娅,你吹嘘你的技艺超群,能不能射中海中央的那只苹果。
    我笑,别说是一只苹果,就算是海上有只飞舞的蜜蜂,我一样百发百中。
    我瞄准遥远的位置,拿起弓箭,离弦而去。
    我突然听到了呼喊我名字的声音……手里的弓即时掉到了地上。我看到了我最爱的男人,挣扎在我最得意的箭下。弥留之际呼喊的,是我的名字。
    厄尔翁,我的亲爱,我最深切的爱,死于我的手下。

3

    这一世,没有碧蓝眼睛的厄尔翁。
    此时,他是华贵的詹蒙,凯撒家族的王子,保罗詹蒙。
    我愿意为他,舍弃永久不死的生命,抛掉尊贵的女神身份,变做一个掌中的精灵,只等他来,用他的爱,将我拯救。
    我选择遭遇他的时间,是这夜,他18岁的成人庆祝典礼。
    一切皆有定数。神说,任何事情都可以尽在掌握,除了爱情。
    尤其是凡世男子的爱情,那是最珍贵又最短暂的一样珍宝,因为它,可以令一切生机盎然,因着它。也可以令一切天崩地裂。
    任何事情皆可以控制,生命,遭遇,轮回,惟独爱情,没有办法控制。神再次看着我绝决的眼眸,作最后的忠告。我笑了一下,潜入夜色,整理好笑容,只等这个夜色的来临,我的厄尔翁。
    詹蒙如期而至,并看到了树丛中等待许久的我,我想,他一定会为我的出现,而感到慌乱,或者迷惑。因为我,现在的样子,只有手掌的尺寸,他有点醉,我疼惜地看着他俊美的容颜,他是那么地懵懂,澄澈,轮回中他早已经忘记了曾经,他不会相信眼前一身华衣的女子,就是爱他深刻入骨,却又结束了他生命的月亮女神辛西娅。
    你是谁,可爱的姑娘?他蹲了下来,好奇地看着我,你怎么会那么地小?
    我是谁。呵呵,我亲爱的詹蒙王子,我是谁不重要,我是在这里特意等候你的。
    他更加好奇,等候我?
    是的,等候你。
    这样的话一旦说出,突然有点辛酸,亲爱的王子,我可以为你跳一支舞么?
    当然。詹蒙坐在一棵大树的旁边,手托住下巴,神采奕奕地看着我,这时候远处宫殿传来伦巴达的舞曲,激烈而高昂,就这一首吧!我随着音乐起舞,身上的花蕊刹那间纷纷飘坠,宽大的裙摆旋转旖旎,詹蒙看得痴颠了,伸手将我握住,他的手那么大,那么温暖,刹那间我有一些情迷,于是我转身逃脱,不过在眨眼的瞬间,消失于詹蒙的视线。纯白色的手套,滑落在他的手中。
    喂,可爱的姑娘?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詹蒙以为自己的卤莽吓到了我,追悔地举目四望。
    我躲在一棵大树的后面看着焦虑的他,詹蒙,原谅我,我不能太早地靠你太近,我只能仰赖着你的真爱,来等待唯一的生机。
    我看到詹蒙无措地自语说,我一定是酒醉了,怎么会有这样的幻相出现……
    可是,可是,他手里,是那只明明白白的,带着余温的,我的白手套。

ryan 发表与 2009-08-14 22:30:01  浏览:82  来源:互联网  【】【】【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