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radio5.cn广播电台在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经典广播稿首页 >> 一笑堂 >> 一笑堂:侯宝林、郭全宝的《学大鼓》

一笑堂:侯宝林、郭全宝的《学大鼓》

摘要:  主持人:欢迎您来到张宾为您主持的一笑堂,今天我请您听一段《学大鼓》来自侯宝林、郭全宝。   相声《学大鼓》   甲:听说您唱大鼓唱得不错。   乙:噢,我倒是爱好这个大鼓。   甲:好, ...
  主持人:欢迎您来到张宾为您主持的一笑堂,今天我请您听一段《学大鼓》来自侯宝林、郭全宝。

  相声《学大鼓》

  甲:听说您唱大鼓唱得不错。
  乙:噢,我倒是爱好这个大鼓。

  甲:好,我喜欢听您的大鼓。
  乙:噢,您喜欢听。

  甲:唱得不错。
  乙:您这是客气。

  甲:哎,好听,您这嗓子多嫩啊?
  乙:我这嗓子还嫩啊?

  甲:嫩,您别看您这么说话不是味儿,您一上弦儿啊……
  乙:就是味儿了。

  甲:就那么好听。
  乙:是吗?

  甲:特别是我在家开着收音机这么一听,嘿,那简直不像您这么个人儿。
  乙:不像我唱的?

  甲:一听您那声音,音色那个美啊,音质那么好啊,那就好像十五六岁似的那么,那么一个……
  乙:什么啊?

  甲:就那么个人儿似的。
  乙:至于那么好听吗?

  甲:我听过您那个最拿手的那段儿。
  乙:哪段儿?

  甲:《绕口令》。
  乙:《绕口令》?

  甲:《绕口令》那段儿“高高的山上到有那么一位老僧……”就那段儿,后头绕塔那段……
  乙:您等会儿,您说的那是马增芬同志,那是我吗?

  甲:您不叫马增芬吗?
  乙:谁啊?

  甲:不是吗?
  乙:不是,我姓郭。

  甲:噢,郭增芬。
  乙:谁郭增芬啊?我姓什么都得叫增芬啊?

  甲:不是您哪?
  乙:那是我老师,我学她。

  甲:您不是马增芬吗?
  乙:不是,我姓郭,叫郭全宝。

  甲:郭全宝?
  乙:学西河大鼓,我是跟马增芬老师学的。

  甲:是啊。
  乙:您给搞混了。

  甲:不是您?
  乙:我这嗓子哪有那么嫩啊。您打刚才那儿说我就听着不像嘛。

  甲:我听着也奇怪呀。
  乙:就是啊。

  甲:见着本人儿怎么这模样儿啊。
  乙:人家那是金钟儿啊。我这嗓子哪行啊?

  甲:人家那西河大鼓唱得好。
  乙:下了工夫了。

  甲:你听她那个《玲珑塔》那段儿多好。
  乙:工夫不亏人哪。

  甲:(唱)“玲珑塔,塔玲珑。”
  乙:嘴里清楚。

  甲:(唱)“玲珑宝塔第一层,一张高桌四条腿儿,一个和尚一本经,一个饶钹一口磬,一个木了鱼子一盏灯。一个金钟整四两,被那西北风一刮,味儿了哇啦味儿了嗡。”
  乙:你看这玩意儿。

  甲:听这个字,啊,那个嘴多好用。
  乙:真得干净利索。

  甲:(念)“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第一层,一张高桌四条腿儿,一个和尚一本经,一个饶钹一口磬,一个木了鱼子一盏灯。一个金钟整四两,被那西北风一刮,味儿了哇啦响味儿了嗡。”
  乙:就是嘛,一口气儿。

  甲:嗯,一口气儿,那嘴够多利索啊。
  乙:就是那胡萝卜就酒:嘎嘣脆。

  甲:所以那个演员这个嘴很要紧。
  乙:吃工夫。

  甲:是吗?
  乙:嘴皮子得遛活了。

  甲:这也不是天生那样。
  乙:是吗?

  甲:他这是功夫。
  乙:她啊嘴唇薄大概就利索。

  甲:不,马增芬是个厚嘴唇。
  乙:那她为什么唱出来那么俏皮?

  甲:功夫嘛,一个是自然条件,一个是功夫。
  乙:时常得练。

  甲:唉,不管你干什么工作,你要把它干好了,你就得下工夫。
  乙:说相声嘴也得灵活。

  甲:那也得下工夫啊。
  乙:也是那么练啊?

  甲:哎,马增芬她为什么那么好呢?
  乙:为什么那么好?

  甲:别人早晨起来喊嗓子,唱一段儿高腔儿。
  乙:哎。

  甲:她不。
  乙:她练什么?

  甲:练嘴。
  乙:就练嘴皮子。

  甲:唉,让嘴利索。
  乙:噢。

  甲:早上唱六段《绕口令》,作为基本训练。
  乙:那下多大的工夫啊。

  甲:小孩儿练武功的,窝腰窝腿练功。
  乙:练功。

  甲:她这嘴也练功。
  乙:嘴也练功?

  甲:一般干部练广播操。
  乙:那也是功夫啊。

  甲:她练嘴也是体育的一种。
  乙:没听说过,练嘴皮子怎么是体育的一种呢?

  甲:口腔体操嘛。
  乙:口腔体操?好嘛,这还头一回听说。

  甲:嘴是很要紧的。
  乙:噢,她就能说话利落了。

  甲:说相声也得练嘴。
  乙:说相声练嘴练什么啊?

  甲:说说绕口令儿。
 
ryan 发表与 2007-11-10 06:27:06  浏览:29  来源:1039交通广播  【】【】【

0

顶一下

0

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