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radio5.cn广播电台在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经典广播稿首页 >> 一笑堂 >> 一笑堂:马三立王凤山《买猴儿》(上)

一笑堂:马三立王凤山《买猴儿》(上)

摘要:  主持人:欢迎大家来到一笑堂,今天给您带来的一段相声是马三立、王凤山合说的《买猴儿》。   甲:噢!您呐好啊?   乙:好啊,好啊!   甲:少见,少见。   乙:可不!有很多日子没看见您啦 ...
  主持人:欢迎大家来到一笑堂,今天给您带来的一段相声是马三立、王凤山合说的《买猴儿》。

  甲:噢!您呐好啊?
  乙:好啊,好啊!

  甲:少见,少见。
  乙:可不!有很多日子没看见您啦。

  甲:是啊,我呀,工作太忙,所以,咱们很少见面。
  乙:是,您在哪儿工作?

  甲:我还在那儿。
  乙:还在哪儿?

  甲:啊。
  乙:还在哪儿啊?

  甲:在那个……公司。
  乙:市政公司?

  甲:不,不是!公司。
  乙:进出口公司?

  甲:也不是。
  乙:什么公司?
 
  甲:千货公司!
  乙:千货公司?
  
  甲:对。
  乙:没听说过。

  甲:是啊?
  乙:我知道有百货公司!

  甲:大呀!比那大得多!我们公司比百货公司还大十倍!
  乙:嗐!

  甲:所以,就叫“千货公司”。
  乙:啊,你们公司在哪儿?

  甲:在那个……哪儿?早先在大直沽,后来搬小王庄去啦!
  乙:我怎么没看见过?

  甲:你没看见过?这……这保密的!
  乙:啊?这公司还保密?

  甲:反正我在千货公司。
  乙:噢。您在那儿搞什么工作?

  甲:我呀,我在采购科。
  乙:采购科。
  
  甲:我是采购员。
  乙:啊。

  甲:各处去办货。
  乙:是啊?

  甲:这不最近办了批货吗?嗬!太好啦!
  乙:是啊?

  甲:太需要啦,嘿!这货办的,太好啦!
  乙:办来的缝纫机?

  甲:不是。
  乙:自行车?

  甲:也不是。
  乙:电视机?

  甲:哎,更不是啦!
  乙:办来的什么货?

  甲:这个……猴儿。
  乙:猴儿?

  甲:对,猴儿。
  乙:哦,皮猴儿、棉猴儿?

  甲:不是!猴儿!
  乙:什么猴儿啊?

  甲:猴儿嘛,就是那个活的!浑身上下都有毛的那猴儿。(学猴状)
  乙:耶……。

  甲:就有这么一天呢,我在我们家呀,刚要吃晚饭,这时候,我们科里头通讯员给我送家里一张紧急通知。我接过来一瞧,上写着是:三立同志,今派你到东北火速买猴五十个。紧急任务,马上动身。
  乙:哟?

  甲:我一瞧:噢?紧急任务?
  乙:啊。

  甲:我得走,完成买猴任务。买火车票,奔东北呀,我走。
  乙:哎?等等,等等!您这个公司买猴干什么呀?

  甲:是啊,可说呢。
  乙:什么叫可说呢?

  甲:对呀!
  乙:我问你呐,买猴干什么用?
  
  甲:我也纳这个闷儿了嘛。我想:我们千货公司货物齐全,我们绝不能卖猴儿啊!
  乙:对呀!
  
  甲:猴有什么用啊?
  乙:是啊?

  甲:喔!后来我一想,对!我想起来了。
  乙:想起什么呀?

  甲:猴有用!
  乙:有什么用啊?

  甲:猴儿能看家。
  乙:啊!对对。你们这千货公司,大企业,楼上楼下,科室多,部门儿多,哪一部分不得用几个猴儿看哪!……这不像话呀!有用猴看家的吗?

  甲:那不对吗?
  乙:不对。

  甲:那猴儿有什么用?哎?猴能耍呀!带着小花脸儿,穿着小红衣裳,一敲锣,“嘡嘡……,耍一趟”。
  乙:好好好!你们公司有耍猴儿部?那成马戏团啦!

  甲:对呀!
  乙:那猴干什么用啊?
 
  甲:干什么用?我又一想:哎?对啦!猴有用。
  乙:有什么用?

  甲:猴毛有用。
  乙:干什么呀?

  甲:猴儿毛织毯子、织毛衣,对不对?
  乙:织毛衣?好,穿上猴毛的背心,猴毛衣,那好!穿上蹭痒痒玩不是!不成!

  甲:要不然……你说买猴儿干什么用?
  乙:那我哪儿知道啊?

  甲:那怎么回事呢?
  乙:哎,也许,这通知他给你写错啦!

  甲:噢,这通知写错啦?不能!
  乙:不能?

  甲:不能、不能、不能!老马已经调走啦!谁还能办这种错事儿啊?
  乙:老马是谁呀?
 
  甲:嗐!从前我们科里呀,有一位文书,姓马,叫马大哈。
  乙:马大哈?怎么叫这个名字啊?

  甲:就是马马虎虎、大大咧咧、嘻嘻哈哈。
  乙:嗐!这叫什么名字呀?

  甲:他外号叫“马大哈”。他是我们科里的文书,写字的,一些通知呀,报表呀,文字材料啊,都归他管。这马大哈的工作不认真。
  乙:是。

  甲:总是迟到啊、早退呀,交假条啊,不上班。就算他上了班,也不干正经的,坐在那儿啊打电话,跟他对象聊天儿玩儿。
  乙:嗐。

  甲:遇上我们这位科长啊,不管大事儿小事儿,他都要书面通知。他倒不怕费纸。
  乙:哈!文牍主义。

  甲:可不是吗!有一次就这样嘛。科长要派一位王同志去办事,找马大哈给写通知。马大哈没来,天天迟到,两点上班,三点三刻才来。
  乙:好嘛,迟到了一个多钟头。

  甲:科长一看马大哈来了,“哎,老马!你给王文元写个通知,让他到锦州道批发站提货,明天就要办。快点儿!”马大哈:“哎,好啦!”慢慢腾腾地、不慌不忙地,点上烟、沏上茶、拿起笔来,要写通知啊,就在这功夫,就听“哗愣愣……”
  乙:哎?这是什么响啊?

  甲:电话来啦。找马大哈,马大哈接电话一听,“喂!老马呀!看电影去呀?我买了票啦!啊?啊,去呀!”
  乙:这是谁呀?

  甲:这马大哈他对象,经常俩人儿在电话聊天儿。
  乙:噢。

  甲:马大哈说“什么什么什么?什么电影?什么片子?”那个说:“是啊,我告诉你呀,《冷酷的心》。我没看过,快点儿来啊。”马大哈:“哎!我不行!我在班上,没有时间去呀!”“哎哟!你看看你,我都买了票啦!完了,完了!不看不看吧,我知道啦,你对我就是‘冷酷的心’!”
  乙:咳!这挨得上吗?

  甲:马大哈这就没办法了。“哎!等等我去,我去!这你着急干吗?我去呀。你在电影院儿门口等我,我马上就到。”“啪!”撂下电话,操起笔来这就写,大笔一挥,三下五除二,他写得真快,写完了,科长也没细看。
  乙:哟哟!

  甲:签字、盖章。通知送走了。马大哈装模作样的,还开个联单,好像是上医院看病去那意思吧,拿着联单,大摇大摆,出门走了。
  乙:上医院了?

  甲:哪儿啊,电影园子啦!
  乙:嗐!

  甲:人家出外办公的这位同志呢?接到通知,一看就愣了。
  乙:是啊。

  甲:写的是:文元同志,今派你到锦州批发站提货,明日办妥!一瞧就急了。
  乙:是啊?

  甲:天津离锦州一千多里地,明日办妥?人连饭都没吃啊,跑到火车站,买票,走啦!到哪儿去啦?锦州啦。哪儿找去?哪儿找这批发站呢?没有啊。给天津打长途,回电话联系一下,一问呢,好嘛!锦州道批发站,就这儿!
  乙:您瞧瞧!

  甲:少写一个字,他就写个“锦州批发站”。
  乙:这多耽误事啊。

  甲:少写一个字,让人家跑出一千多里地去。
  乙:那甭问了,他让你去东北买猴儿,准是他写错啦。

  甲:哎,不能,不能!不是他啦。从打他那回弄错了,给他调工作了,不当文书啦!
  乙:干什么去了?

  甲:给马大哈调仓库,当管理员了。
  乙:噢,那就好啦?

  甲:更糟啦!
  乙:怎么啦?

  甲:嗨!马大哈的工作到哪儿也好不了。
  乙:是啊?

  甲:让他到仓库去,当管理员,正赶上仓库进货,来了五十桶香油啊,五十桶桐油,这一百桶油啊。
  乙:哎,你等等,怎么你们公司还卖油啊?

  甲:你看看,千货公司!千货公司嘛。
  乙:太齐全啦!

  甲:为吗叫千货公司?什么都有啊。
  乙:噢。

  甲:这一百桶油啊,模样都差不多,要不细看,简直分不出来。
  乙:您瞧瞧!

  甲:正赶上马大哈值班。仓库主任怕他有这手儿,怕他弄错了,“老马,注意一下,千万别弄错了。”马大哈:“嗨!这你就甭管啦!有办法呀!”
  乙:他有什么办法呀?

  甲:倒是想出办法来啦!他裁了五十个纸条,每一个纸条啊,写上俩字--“香油!”又裁了五十个纸条,每个纸条写俩字--“桐油”,他想着往油桶上就这么一贴,得!
  乙:就分清啦?

  甲:就满乱啦!
  乙:怎么?

  甲:他字条写好啦,拿着糨子瓶儿,要去贴去呀,就在这工夫,“哗愣愣……”
  乙:得!电话又来啦!

  甲:找马大哈,马大哈接电话一听,“喂,老马!看戏去!”
  乙:好嘛,还是她!

  甲:(学女)“看戏去呀!啊?你快点买票去。《杜十娘》,我爱看。李甲、孙富,快点儿!你快点儿买票去。”马大哈:“看戏我也买不了票,我值班呀,我出不去呀。”电话里就急了。(学女)“哟!你看你这人,你不说吗,怎么说了不算呢?你不说看评戏吗?完了,完了,算了吧!甭看啦,我知道了,你跟李甲一样,你对我都是假的。”
  乙:嗐!这挨得上吗?

  甲:马大哈这就没办法了,这儿对付,“得得,你别着急,我去,我去。我现在找杜十娘买票行不行?”
  乙:啊?托“杜十娘”买票去?

  甲:他都急得不知说什么好啦!
  乙:嗐!

  甲:撂下电话,戴上帽子往外跑,要买票去,刚一出门儿,又跑回来了。
  乙:怎么?

  甲:标签儿还没贴哪。
  乙:对呀!

  甲:拿着一百个纸条,“啪啪……”,真利索,一会儿工夫都贴完啦!
  乙:贴上啦?

  甲:就沉住气了。赶紧出门,打听打听评戏《杜十娘》票哪儿有卖的?黄河呀,黄河戏院。一听黄河戏院,撒腿就跑。
  乙:哎!

  甲:直着俩眼跑起来啦。
  乙:好嘛!

  甲:连自行车都追不上他,汽车都不躲,俩眼都直了!直奔黄河戏院跑下来了。
  乙:好嘛。

  甲:老远到那儿一看,还挺高兴,门口儿人不多,没排队的。
  乙:好。

  甲:嗬!一瞧,高兴!掏钱,进门把钱往柜台上放,“两张!同志!两张,两张前排,两张《杜十娘》,前排!”人一问,“你买什么?”“《杜十娘》!”“你看看这儿哪儿?”一瞧:得!药铺。
  乙:好嘛!成神经病了。

  甲:都慌了神儿了,好不容易找着黄河戏院了,买着了。买了两张评戏的票。
  乙:这他就行啦。

  甲:他是行啦!仓库可就乱啦!
  乙:怎么?

  甲:马大哈就这么一慌、这么一忙啊,标签全贴错了。
  乙:是啊?

  甲:桐油桶贴香油,香油桶贴桐油。
  乙:那赶快揭下来吧!

  甲:谁都不知道啊。货都发出去了。三天以后,食品加工厂糕点部来人了,送来了两包大八件,两包蛋糕。
  乙:送礼来啦。

  甲:正在这儿看呢,一瞧:又来了,某个大学校食堂管理员,抬着大食盒来的。正赶上人家学校会餐,打开食盒盖一瞧,桐油炸丸子、桐油回锅肉。
  乙:嘿!

  甲:桐油辣子鸡、桐油黄花鱼。
  乙:这怎么吃呀?

  甲:四个大菜,人带筷子来的。把人气的,人脸都气白了,拿着筷子,“几位、几位,受累尝尝,尝尝这丸子瓷实不瓷实?”
  乙:那还不瓷实?

  甲:桐油炸丸子可不瓷实嘛!正乱着哪,一瞧:又来了,木器行,家具公司送来了香油油的桌子,又抬进来香油油的椅子。
  乙:没听说过。

  甲:你说,这怎么坐呀?
  乙:这怎么坐。

  甲:没办法,赔礼道歉,跟人家说好的吧!赔偿人损失,这才算完。
  乙:马大哈呢?

  甲:马大哈认个错吧,轻描淡写地做个检讨也就完了呗。干脆,调工作!不让他当管理员了。
  乙:干什么去啦?

  甲:调走啦!传达室!
  乙:噢,传达室。
 

ryan 发表与 2007-11-10 06:27:08  浏览:78  来源:1039交通广播  【】【】【

0

顶一下

0

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