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radio5.cn广播电台在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经典广播稿首页 >> 一笑堂 >> 一笑堂:相声《西江月》

一笑堂:相声《西江月》

摘要:   相声《西江月》   甲:看见没有?   乙:啊?   甲:看见了吗?   乙:看什么?   甲:这就是观众对演员的爱戴。   乙:可不!   甲:演员要对观众(的)尊敬,为什么每个演员 ...

  相声《西江月》

  甲:看见没有?
  乙:啊?

  甲:看见了吗?
  乙:看什么?

  甲:这就是观众对演员的爱戴。
  乙:可不!

  甲:演员要对观众(的)尊敬,为什么每个演员上台要鞠个躬,敬个礼啊?
  乙:啊?

  甲:得罪谁了?赔个不是?
  乙:没有。

  甲:不是,这个欢迎你们来,向观众问好--哎呀!你们都来了,你们好啊!这心里话,不说了。
  乙:哎。

  甲:鞠个躬,表示向观众问好!
  乙:哎。礼貌。

  甲:鞠躬嘛!严肃认真,规规矩矩,要鞠躬45度。
  乙:嚯!

  甲:抬头,看观众。
  乙:噢。

  甲:为什么看看呢?给谁敬礼呢?给你们鞠躬啊!都得看,都看到了,全有,有谁算谁,一个跑不了!
  乙:嚯!

  甲:这鞠躬要认真,要低头,再抬头。在鞠躬的时候不要抬头。
  乙:鞠躬……

  甲:那时不要看。
  乙:哦……

  甲:……
  乙:这是鞠躬啊?

  甲:杂技团,顶碗!
  乙:好嘛!

  甲:从前有句话嘛,未曾学艺先学礼!
  乙:对!

  甲:人讲礼仪为先,树讲枝叶为源。
  乙:恩!

  甲:咱们中国嘛是礼仪之邦的大国,外国人都佩服咱们中国讲究礼貌。
  乙:对!

  甲:十年动乱的时候,那就不懂什么叫礼貌了,什么叫长辈儿,什么叫老师了。
  乙:嗳!

  甲:什么叫领导,满不懂。“敬人者,人恒敬之”嘛!这不是“四书”上有吗?
  乙;噢。

  甲:什么叫“四书”、“五经”啊?
  乙:啊!

  甲:“四书”、“五经”是什么?
  乙:什么?

  甲:念过吗?“四书”、“五经”?“四书”:《大学》、《中庸》、《上论语》、《下论语》、《上孟子》、《下孟子》这六本儿。这是……这叫“四书”。
  乙:噢! 

  甲:“五经”啊,就是《诗经》、《书经》、《易经》啊,《礼记》,《春秋》啊……你念过吗?背过这个吗?
  乙:哪儿?没念过!

  甲:念呐!
  乙:啊?不成!

  甲:我借给你,你看看……
  乙:您甭借,借我也不认识,我小学毕业!

  甲:那哪儿行啊?
  乙:念过语文啊,算术啊,教科书。

  甲:哎呀,文化水平太低了!
  乙:可不!

  甲;太低了!
  乙:哎。

  甲:这怎么行啊?你可要好好加强学习啊!
  乙:嗳!

  甲:文化学习努把力吧!
  乙:嗳,嗳。

  甲:找我去!有时间吗?
  乙:哦,找您?

  甲:有时间到我那儿去。
  乙:啊!

  甲:啊?!我--给你辅导辅导!
  乙:好好好。

  甲:啊!
  乙:我有时间上您那儿去!还得求您多指教!

  甲:嗳--!这我爱听!
  乙:啊,爱听。

  甲:指教!对!我应当好好教训教训你。
  乙:嚯!

  甲:哎--我指教指教嘛!这是对的,我很喜欢这样的人,啊,我可以帮助你,你啊算我徒弟!
  乙:恩?

  甲:嗳!你算……我没收过徒弟嗳!你说我这么大个子,没人拜过我,没人……我没徒弟,你算我徒弟行吗?哎!你……你叩我!
  乙:啊?

  甲:你叩我,叩我行吗?
  乙:我叩你?我揍你!什么叫叩你?

  甲:叩头啊!叩头拜师啊!来来来,算我徒弟,算……
  乙:等等……

  甲:来来……
  乙:哪儿的事儿!跑这儿来拉徒弟来了?你看看。

  甲:没徒弟啊!
  乙:你没徒弟啊?你先别忙,你教徒弟?我拜你为老师,我跟你学什么?你有什么学问?我学什么呀?

  甲:学啊……
  乙:学什么?

  甲:你看看!
  乙:我看看?

  甲:学什么都行啊,学……你需要的吧!
  乙:哦,我需要的多了。

  甲:你说,你学什么吧?天文,地理……
  乙:哎!

  甲:数学!
  乙:哎!

  甲:化学……
  乙:哎!

  甲:物理化……
  乙:这都学?

  甲:哎,历史……
  乙:学!

  甲:古典文学,诗词歌赋,说学逗唱,音乐舞蹈……
  乙:哎!

  甲:煎炒烹炸,焖炖溜熬,缝补浆作,看孩子,做饭……
  乙:这叫什么学问那?你说说!

  甲:你瞧!学问呐!
  乙:啊,学问?我上您那儿学看孩子做饭?

  甲:练达人情皆学问嘛!生活知识嘛!
  乙:哦……

  甲:你需要学什么?你找我吧,没我不知道的!
  乙:你啊?

  甲:哎!认字儿多,知道事儿多!
  乙:啊?

  甲:别的没有啊,知道事儿多点!
  乙:知道“事”儿多?

  甲:哎!
  乙:知道事儿多!

  甲:知道事儿多点儿,有人管我叫马大学问。
  乙:马大学问?

  甲:嗳!我走在街上,一看,嗳!马大……马大学问!
  乙:噢?

  甲:“马大学问!”外号“活字典”! 
  乙:活字典?

  甲:我!人家给送的外号!
  乙:怎么个活字典?

  甲:活字典!你有不认得字儿,你找我!
  乙:找你干嘛?

  甲:告诉你啊念什么!不认得,告诉你这念什么。甭查字典!
  乙:哎呦!

  甲:有我,就活字……你提笔忘字,不会写,找我!告诉你,怎么写!
  乙:哎呀!有学问!

  甲:嗳!
  乙:那您一定看的书多。

  甲:哎!对了。
  乙:是吧?

  甲:对了!
  乙:有学问!

  甲:这肚子里没别的,念的书太多了。
  乙:啊?

  甲:你听听啊,嘣嘣的,念的书!这里没别的。
  乙:什么呀这里?

  甲:都是书啊!
  乙:啊?

  甲:都是书,你看吧,都看出我来了。你摸摸,你摸摸。
  乙:摸?

  甲:摸!
  乙:摸……

  甲:使劲!
  乙:哎哟,摸什么呀这个?

  甲:摸呀!
  乙:好!跟搓板儿一样啊! 一个棱儿,一个棱儿的。

  甲:这叫一棱儿一棱儿的?
  乙:啊?

  甲:一本儿一本儿的!
  乙:一本儿一本儿的?

  甲:嗳!
  乙:就这么硌手?

  甲:硌手啊?精装的!
  乙:精装的?

  甲:嗳!
  乙:嘿嘿,我摸不出来,您这……

  甲:摸呀!看哪!
  乙:看什么?

  甲:看这意思。
  乙:看你不就这模样吗?
 
  甲:学问呐!
  乙:啊!学问?

  甲:听哪,听。
  乙:听也听不出来。

  甲:怎么听不出来?你听这意思哪!
  乙:什么呀?

  甲:言谈文雅,举止大方,未语先笑,代客煎药。
  乙:噢……药铺!药铺!还代客煎药?
 
  甲:谁药……谁药铺?
  乙:你说的!代客煎药!

  甲:这句没有用,这是个配句儿。
  乙:嘿!没听说过!谁说话还有配句儿,衬句儿?

  甲:你不懂语法,语法修辞……主语,谓语啊!
  乙:哦。

  甲:你呀!你好好你跟我呆长了,你就知道了。
  乙:哦,知道。

  甲:我这点学问呐……嘿嘿,咱说膀的力的啊……
  乙:哎!哎!

  甲:我呀……
  乙:等等……膀的力的?嗨嗨,就冲您这词汇,您就不像有学问的人。那大学毕业,坐在一块儿:咱说膀的力的啊!有这句话吗?

  甲:跟你转文,我用得着吗?我跟你转文,我用得着吗?我?跟你可不就这个吗?我就大学毕业。
  乙:你呀?

  甲:这不前些天,前些天,这不是南开大学,找我吗?
  乙:找你干嘛?!

  甲:让我讲那个鸦片战争那一段儿。
  乙:噢。

  甲:近代史,就道光年鸦片战争那会儿……讲……让我当个副教授!
  乙:啊?

  甲:请我……
  乙:副教授?好啊!

  甲:好什么?我一听我就火了,
  乙:啊,

  甲:教授,还来个副……副教……还加个副字儿。
  乙:啊。

  甲:我连理都没理他!
  乙:嚯!

  甲:还给我来个副教授!我夹大衣我就……夹着皮大衣我走啊。
  乙:哎!哎!哎!什么?皮大衣?这么热的天,你还夹皮大衣?

  甲:我没有别的,我就一皮大衣。
  乙:嗬!成啊!您……您撂家吧!

  甲:白天不穿!
  乙:干嘛还白天啊?晚上也别用!

  甲:晚上盖!
  乙:盖那干嘛?

  甲:我就研究那个古典文学!
  乙:噢。

  甲:历史,古典文学,诗词歌赋。
  乙:噢。

  甲:《古文释义》,《古文观止》,看过吗?我给你念点儿?我给您背点儿?我给您讲点儿?
  乙:这都成?

  甲:诗词歌赋……《唐诗三百首》我能背!
  乙:嘿!

  甲:《千家诗》,《毛主席诗词》,你说吧!哪段?我都会!
  乙:嘿!

  甲:我没事,我尽写啊!
  乙:噢。

  甲:《清平乐》啊、《卜算子》啊、《忆秦娥》,《满江红》。
  乙:恩!

  甲:《西江月》……我最近,我不是写了几首《西江月》吗?
  乙:谁呀?

  甲:我!我……我……我写的!
  乙:你写了几首《西江月》?

  甲:嗳!对了。
  乙:以什么为题啊?

  甲:就以现在当前咱们国家各个方面的形势大好,在党的十二大精神鼓舞下,各个行业都发挥了冲天的干劲。
  乙:是啊?

  甲:我写得不行。
  乙:太好了!

  甲:我写的不好,我这词句粗糙,你笑话。
  乙:不笑话!

  甲:你笑话!
  乙:哎!我不笑话人!

  甲:不笑话?
  乙:我还学习呢!

  甲:哎,你看看,我写这个啊……
  乙:哎?怎么从这出来了?

  甲:我给你拿去,在……在我皮大衣里。
  乙:哎!别拿,别拿,别拿!

  甲:我给你拿去,你看看。
  乙:不是你写的吗?你在这给我念念,我听听就成!

  甲:念念?
  乙:哎,就在这儿念念。

  甲:我念念《西江月》?
  乙:哎!

  甲:你听听?
  乙:啊!

  甲:行!走,咱找没人的地方,没人的地方念去。
  乙:干嘛?没人的地方念干嘛?在这儿念!

  甲:不在这儿念。
  乙:怎么啦?

  甲:怕人听见,怕人听见。
  乙:怕人听见?咱们说这一段就为让大家听见。

  甲:哦,说这就让大家听见?
  乙:对了!

  甲:我不知道啊。
  乙:好嘛,还糊涂!

  甲:哦,就为让人听见,他们没告诉我啊?我……我念念,我念念这个《西江月》啊。头一句啊,“党十二大召开”,头一句是六个字。
  乙:哦?六个字一句?

  甲:不是,也不是准六个字一句。
  乙:哦。

  甲:《西江月》的句子是“六六七六”。
  乙:怎么叫“六六七六”?

  甲:六个字,六个字,七个字,六个字。
  乙:噢。

  甲:六个字,六个字,七个字,六个字,反正第三句是七个字,这叫“六六七六”。
  乙:是。

  甲:要是“四五七六”呢,那就是《清平乐》。
  乙:明白了。

  甲:好,我念念啊。
  乙:好,好。

  甲:我念念《西江月》听听啊。
  乙:嗳嗳。

  甲:听啊,《西江月》。
  乙:啊。

  甲:……真舍不得念!
  乙:嗨!这有什么舍不得?

  甲凑到乙耳边……
  乙:你嘀咕什么?这没有嘀咕的,您站这儿念!

  甲:党十儿大召开,人民喜悦欢腾
  乙:都喜欢。

  甲:形势大好乘东风,国家繁荣昌盛。
  乙:不错。

  甲:社会主义中国,日益欣欣向荣,好似旭日在东升,照耀美好远景。
  乙:不错。

  甲:宣传五讲四美,提倡美好心灵,文明礼貌讲卫生,整顿市容环境。
  乙:对!

  甲:知识分子政策,党的伟大英明。极左思潮全肃清,切实拨乱反正。加强安定团结,有利四化进行,生产直线往上升,干劲越来越猛。
  乙:就是。

  甲:实行交通法规,减少车祸发生。骑车如果闯红灯,罚钱别怪民警!
  乙:那怨谁?

  甲:党员干部同志,全心全意为公。整顿党风扫歪风,亿万人民歌颂。
  乙:对!

  甲:中国地大物博,资源丰富无穷。在哪儿开采都现成,足够万年使用。
  乙:有的是!

  甲:油田煤矿普遍,森林树木山峰。金银锡铁钨锰铜,自己就往外拱。
  乙:嚯!

  甲:工业科学发展,坚持自力更生。有所创造有发明,世界各国震动!
  乙:对!

  甲:农业因地制宜,发展多种经营。联产计酬一实行,产量超出一等!
  乙:是。

  甲:一心为了四化,满腔热血沸腾。人人心心向北京,拥护中央决定。
  乙:对。

  甲:发展文化艺术,提高创作水平。热情歌唱工农兵,词句通俗易懂。
  乙:对!

  甲:西皮二黄京戏,青衣花脸老生。唱打念翻做表情,基本功要过硬!
  乙:当然!

  甲:河北梆子剧种。
  乙:怎么样?

  甲;唱腔确实好听。
  乙:是啊?

  甲:评戏更是受欢迎。
  乙:啊!

  甲:高门大嗓真冲!
  乙:嗓子好。

  甲:各省地方戏剧,风格流派不同。取长补短精又精,腔调改革新颖。
  乙:不错。

  甲:歌剧话剧舞蹈,唱歌男声女声。
  乙:全有。

  甲:高音低音二重声,掌握音律要领。
  乙:是啊?

  甲:大鼓坠子单弦,京韵梅花京东。
  乙:你听。

  甲:西河梨花有乐亭,鼓点嘣嘣嘣嘣。
  乙:呦呵!

  甲:再说打擂拉戏,排练须下苦功。
  乙:当然!

  甲:有味没字儿一哼哼,模仿就像真像。
  乙:跟真的一样。

  甲:杂技凭耍变练,双杠爬竿儿高空。
  乙:武的。

  甲:单轮儿骑车钢丝绳,最悬木桩大顶!
  乙:是悬!

  甲:万般总而一论,最好还是相声。
  乙:相声?

  甲:雅俗共赏都爱听,喜闻乐见曲种。
  乙:不错。

  甲:工人师傅听我,生产超额完成。
  乙:嘿!

  甲:月月做到满堂红,评奖你拿头等。
  乙:嚯!

  甲:农民社员同志,来听我说相声。
  乙:听一段?

  甲:粮棉油料好收成,蔬菜增加品种!
  乙:您听听!

  甲:解放军的战士,个个学习雷锋。
  乙:不错。

  甲:保卫祖国立新功,练好杀敌本领!
  乙;嘿!

  甲:学生常来听我,学习更加用功。
  乙:当然。

  甲:跳级升学第一名,作业一贯优等。
  乙:越学越好!

  甲:商业财贸系统,各位姐妹弟兄。服务态度真热情,顾客表扬尊敬。
  乙:是。

  甲:街道妇女同志,把我相声来听。
  乙:来听啊。

  甲:管理治安查卫生,注意健康没病!
  乙:嘿!

  甲:老年退休人员,别忘听我相声。
  乙:常来着点儿。

  甲:老当益壮更年轻,以乐幸福晚景!
  乙:对!

  甲:有人初次听我。
  乙:头一回!

  甲:夸我与众不同。
  乙:是啊?

  甲:相貌好像大学生。
  乙:就这个?

  甲:问我家乡贵姓。
  乙:在哪儿住?

  甲:姓马名叫三立,出生原籍北京。一九一六属大龙,九十二斤体重。
  乙:嗨!谁问你分量!

  甲:夸我艺术高超,
  乙:高超!

  甲:可配专家名称。
  乙:这是专家?

  甲:评奖应得前几名,奖金马上就领!
  乙:这就领奖啊?

  甲:有人评论凤山,
  乙:哦,还有我?

  甲:相貌可气可憎。缺少文化糊涂虫,简直任嘛不懂。整天混吃闷睡,艺术一无所能。尽出洋相人来疯,纯粹大个饭桶!
  乙:我啊!
  
  
ryan 发表与 2007-11-10 06:27:19  浏览:66  来源:1039交通广播  【】【】【

0

顶一下

0

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