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radio5.cn广播电台在线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经典广播稿首页 >> 一笑堂 >> 一笑堂:《训徒》

一笑堂:《训徒》

摘要:   甲 在这儿表演哪?   乙 啊,在这儿表演哪。   甲 我听说相声演员都有学问?   乙 不行,不行。相声演员过去都没念过几天书,大多是口传心授,也就那么点儿记问之学。   甲 那么说, ...

  甲 在这儿表演哪?
  乙 啊,在这儿表演哪。

  甲 我听说相声演员都有学问?
  乙 不行,不行。相声演员过去都没念过几天书,大多是口传心授,也就那么点儿记问之学。

  甲 那么说,你们和我比起来可差多了。跟我比,你们也就是“九牛一毛”的千分之零点儿零一吧。
  乙 我们也不剩吗儿了。这么说,您有学问?

  甲 当然。我是无不知,百行通。古今中外,诸子百家,文学历史,医卜星相,就没有我不知道的。
  乙 我看,您就不知道一样儿!

  甲 我不知道什么?
  乙 你不知道“寒碜”!

  甲 您夸奖。
  乙 还夸奖哪!瞪着眼儿说大话,你有什么学问?

  甲 我那学问,跟你说你也不明白。你文化太低,知识太少,阅历太浅,水平太洼。我说了话来,你听不懂,既耽误我宝贵的时间,又令你当众受窘,瞠目结舌。跟你谈学问,岂不等于对牛弹琴乎?
  乙 你这话可太损了!今儿个,我非得好好领教领教你的学问不可。

  甲 你要真打算请教的话,用不着我亲自向你传授学业,吾之闭门小徒对你指点一二足矣!
  乙 你还有徒弟?

  甲 废话,想当初孔丘、孔夫子尚有弟子三千,何况敝人。
  乙 敝人?

  甲 明白什么叫敝人吗?
  乙 明白。

  甲 什么叫敝人?
  乙 就是枪毙的人!

  甲 嗐,敝人就是我。
  乙 是呀,毙的就是你呀!

  甲 这是怎么说话?
  乙 人家孔夫子有弟子三千,最杰出的是七十二大贤人。

  甲 孔夫子的徒弟都是“咸”(贤)人,我的徒弟就不那么咸。
  乙 怎么哪?

  甲 刚腌不几天儿。
  乙 鸭蛋呀!

  甲 我有个最得意的徒弟,岁数不大,能耐可不小,我所有的学问都教给他了。
  乙 你这个徒弟有什么能耐?

  甲 我这个徒弟是仰知天文,俯察地理,中晓人和。明阴阳,晓八卦,识六爻,知遁甲,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未出茅庐先定三分天下。
  乙 这是你徒弟?

  甲 这是诸葛亮。
  乙 你提诸葛亮干吗呀?

  甲 不提诸葛亮显不出我徒弟的能耐来。
  乙 你徒弟有什么能耐?

  甲 我徒弟是走马观碑,目识群羊,问一答十,对答如流,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真乃万物之精灵,人类之英豪啊!
  乙 我看他不是人类之英豪!

  甲 他是--
  乙 菜市场儿的蒜毫。

  甲 嗐,蒜毫呀!
  乙 这么办吧,你徒弟要真有能耐,把他请出来,我跟他见一见。

  甲 噢,你打算跟我徒弟学点儿能耐,长点儿见识?
  乙 啊,你把他请出来,我跟他谈谈。

  甲 那好吧。(做四处找状)哎,刚才还在这儿扇“啪叽”来着哪!
  乙 冲这玩儿法,能耐不怎么样!

  甲 (对侧幕喊)别扭!别扭!……
  乙 您等等。您这是找谁哪?

  甲 找我徒弟哪。
  乙 您徒弟叫……

  甲 别扭。
  乙 噢,找别扭呀!

  甲 别扭,别扭--
  (丙在侧幕应:“哎--”拉着长音儿傻呵呵地上,笔管儿条直,目光呆滞地前、后、左、右,四鞠躬。)
  乙 您徒弟这是干吗哪?

  甲 这是师父我教导有方,我徒弟待人接物有礼貌。
  乙 方才那是……

  甲 行了一个由打外国进口的西洋礼。
  乙 这哪是西洋礼呀!

  甲 你看这是……
  乙 牛犊子拜四方哪。

  甲 这是你浅陋无知,少见多怪。趁我徒弟这会儿有空儿,有什么疑难问题,你赶紧向他请教。等会儿我徒弟扇“啪叽”去了,你可没处找去。
  乙 我得抓紧时间。(仔细打量丙)就这个模样能有学问?

  甲 人不可貌相。你那模样倒不错,怎么没替熊猫出口哪?
  乙 嗨,我可要问他了?

  甲 问吧。
  乙 我总瞧这孩子“毛登扔”的。

  甲 学问大着哪。
  乙 (自语)我先问点儿简单的。(对丙)学生,你来了吗?
  丙 来了。

  乙 嘿,好赖不说,是活的。
  甲 废话,死的早臭了。

  乙 你跟谁来的?
  丙 跟我师父来的。
  甲 听听,声音洪亮。

  乙 干什么来了?
  丙 说相声来了。
  甲 简捷扼要。

  乙 会几段儿呀?
  丙 会三段儿。
  甲 有志不在年高。

  乙 (自语)这回呀,我跟他转转文,用文话问问他。(对丙)学生,你贵庚了?
  丙 吃饭了。
  甲 说话脆快。

  乙 啊!学生,我是问你贵庚了?
  丙 吃的炸酱捞面。
  甲 干净利索。

  乙 (对甲)我说,漏了!
  甲 什么?

  乙 漏了。
  甲 噢,漏了?你找房产局去呀!

  乙 房子漏了?
  甲 什么漏了?

  乙 你徒弟让我给问漏了。
  甲 (晃头)不能,不能……

  乙 (扶住甲头)别晃,别晃!
  甲 怎么?

  乙 加小心别散了黄儿。
  甲 我就是鸡蛋呀!

  乙 别酸了,你徒弟确实让我给问漏了。
  甲 你都问什么了?

  乙 我问他,“来了吗”。
  甲 他怎么答的?

  乙 他说“来了”。
  甲 还是的,我们爷儿俩来了就是来了,能像你似的吗?瞪眼说瞎话!

  乙 我问他“跟谁来的”,他说“跟我师父来的”。
  甲 回答得对呀,他是徒弟,我是师父,跟我来的当然就是跟他师父来的了。能说是跟他师娘,跟你来的吗?

  乙 嗐。我问他“干什么来了”,他说,“说相声来了”,他说,“说相声来了”。
  甲 我们本来就是说相声来了嘛,谁像你呀!

  乙 我怎么了?
  甲 投机倒把来了。

  乙 我呀!我问他“会几段儿”,他说“会三段儿”。
  甲 这是孩子谦虚。传统段子会说三段儿,新编的没算上。谁像你呀,有骆驼不吹牛!
 
  乙 我最后又问他两句。
  甲 问多少句也没关系。

  乙 我问他“贵庚了”?
  甲 他怎么回答的?

  乙 他说“吃饭了”。
  甲 对呀,都几点了还不吃饭?我们饮食起居都有规律,到时候就吃饭。

  乙 什么呀!我问他贵庚了,他说“吃的炸酱捞面”,这都对吗?
  甲 对呀,我们刚才吃的是炸酱捞面呀。告诉你,我们教徒弟净给好的吃,馅饼、饺子是家常便饭。就这顿差点儿:蘑菇肉卤,精粉挂面。不像你教徒弟舍不得给好吃的,顿顿儿喂豆饼。

  乙 谁呀!这“贵庚了”,是“吃饭了”?这“贵庚了”是“吃炸酱捞面”?嗯,对吗?
  甲 什么,什么?“贵庚了”是“吃饭了”?这“贵庚了”是“吃炸酱捞面”?这都像话吗,堂堂七尺之躯,洋洋洒洒,脱口而出,“贵庚了”就告诉人家是“吃饭了”,“吃的炸酱捞面”,有何面目活在世上!今天必须给我解释清楚,你为什么厚颜无耻地把“贵庚了”说成是“吃饭了”、“吃的炸酱捞面”?你给我说清楚!

  乙 我说什么!你可听明白了,方才那话不是我说的?
  甲 不是你说的吗?

  乙 嗐,搁我身上了!我说,方才那话不是我说的。
  甲 谁说的?

  乙 你徒弟说的。
  甲 (晃头)不能不能……

  乙 又来劲儿了。没错儿,是你徒弟说的。

  甲 真是我徒弟说的?
  乙 一点儿也没错。

  甲 我问问。
  乙 问问吧。

  甲 (对丙)来了吗?
  丙 来了。

  甲 (对乙)对不对?
  乙 往下问。

  甲 跟谁来的?
  丙 跟您来的。

  甲 嘿,小孩儿说话多招人稀罕,你方才问他,他怎么说的?
  乙 “跟我师父来的”。

  甲 我问他哪?
  乙 “跟您来的”。

  甲 瞧瞧,说话多有礼貌,您长您短,有老有少。不像你。
  乙 我怎么了?

  甲 没大没小。
  乙 你往下问。

  甲 干什么来了?
  乙 说相声来了。

  甲 会说几段儿呀?
  乙 会三段儿。

  甲 (对乙)这还没算上新的。
  乙 你往下边问呀!

  甲 下边还有吗?
  乙 有,问吧。

  甲 下边该问什么了?
  乙 问他贵庚了。

  甲 有这句吗?
  乙 废话,关键就是这句话呀!

  甲 (仔细端详丙)徒弟呀,徒弟,师父没问你之前,要嘱咐你几句。咱爷儿们来到这儿可不容易呀,这句话你要反复考虑成熟之后再回答。这句话关系重大啊!
  乙 有什么关系呀?

  甲 关系到咱师徒胜负成败,荣辱哀乐;关系到咱爷儿们今后是能吃馒头、饺子,还是能吃窝头、烤地瓜呀!
  乙 好嘛。

  甲 你可千万千万谨慎、细致、全面、周到,仔细酝酿再作回答呀。
  乙 赶紧问吧。

  甲 师父我问你,贵庚了?
  丙 吃饭了。
  乙 嗐。

  甲 别忙,别忙,这两天我徒弟净吃好的了,火有点儿大,耳朵有点儿沉,没听清楚。我问你徒弟:你贵庚了?
  丙 吃的炸酱捞面。
  乙 好嘛。

  甲 (气急败坏)徒弟呀,徒弟,你白辜负了师父一番心血呀。你怎么不三思而后再言呢?事不三思脱口而出,岂不贻笑大方,真乃荒唐已极。师父方才我把你捧得“乌丢乌丢”的,可你把师父我摔得“啪叽啪叽”的。我说平时你那些能耐都哪儿去了呢?
  乙 他有什么能耐啊!

  甲 今儿个我有心打你吧--
  乙 那就打他!

  甲 我还打不过你。
  乙 瞧这能耐。

  甲 师父我有心骂你吧--
  乙 那就骂他几句。

  甲 我还怕你骂我!
  乙 这都怎么教育来着。

  甲 不打不骂你,我这口恶气又难出。
  乙 那怎么办哪?

  甲 呆会儿去北市场“三合盛包子铺”,我买五百包子撑死你!
  乙 这是什么刑法呀!

  甲 可惜师父平时教你的那些能耐,你一句也没记住。其实说起来,拿出来哪句,不都比“贵庚”这句话深?太可气了!
  乙 这孩子太气人。

  甲 你看咱们这样儿好,说是说,该教给孩子的能耐还照样教给孩子能耐,不能让你捡笑话。
  乙 那哪儿能呢。

  甲 (对丙)徒弟呀,方才那句话你回答得不对。好好记住,今后再有人问你:“贵庚了”,你千万千万别跟人家说什么:“吃饭了,吃炸酱捞面”,这都不对。
  乙 可不是嘛。

  甲 今后如果再有人问你:“学生,你贵庚了?”那就是问你结婚没有。
  乙 走!上一边儿去,(对甲)站好了,这都哪儿跟哪儿呀!我说这孩子怎么直冒傻气呢,闹了半天都是让你给教的。我说你平时拿什么教孩子?

  甲 我平时净拿开水浇孩子。
  乙 好嘛,差点儿没把孩子“秃鲁”死,这么好的孩子不都让你耽误了吗?嗯,吹了半天,贵庚这句话你也不明白,什么“结婚没有”,像话吗?为人师表,一肚子糨子,岂不误人子弟!“子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患人之知不己知,患不知人也,求为可知”呀!

  甲 哪儿那么些个知呀!

  乙 好好儿听着,今个儿幸亏你遇见我,要是遇见别人,大牙都笑掉了。别嬉皮笑脸的!
  甲 是,是。

  乙 (转脸对丙)你这个小孩儿也太可气了!跟谁学能耐不好,偏跟他学,他会什么呀?
  甲 你会什么呀?

  乙 少废话。告诉你们,都好好听着,该着你们今儿个遇见我能长能耐。我这个人儿还有一点儿也不保守,今天让你们学点儿真玩意儿。学生,记住,贵庚这句话,不是问你吃饭没有,也不是什么吃的炸酱面,更不像你那浑蛋师父说的什么“结婚没有”,这一概都不对。我今儿个告诉你真正正确的答案,这个“贵庚”啊,就是问你呀“脚气好没好”?

  甲 玩儿去!我说这句话你到底明白不明白?
  乙 我……也马马虎虎的。

  甲 好嘛,满台仨浑蛋。你以为我们真不明白哪?那是成心逗你玩儿,你上哪儿瞧人去。俗话说得好:强中自有强中手,能人背后有能人。那能人背后不还有三千六百个脓(能)塞子哪吗!
  乙 嗐。

  甲 瞧把你给牛的,我要是没能耐,敢收徒弟吗?今后遇事谦虚点儿,有道是三人同行,必有吾师焉。金砖何厚,玉瓦何薄。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虚心点儿,矮不了你,也高不了我。
  乙 对对。

  甲 说了半天,不能白训你们,得亮出点儿学问来,让你们见识见识。徒弟呀,这句话你怎么老也记不住呢?贵瘐了,这是问你多大岁数了。
  乙 对喽。

  甲 师父我问你,去年你十七,今年十几了?
  丙 十六。

  甲、乙 呀!

  乙 好嘛,罐里养王八--越养越抽巴。
 
  甲 不对,不对!去年你十七,今年你不都十五了吗?哎呀,我也乱了!今年你十八了。十八了,你属什么的?
  丙 属驴。

  甲 有属驴的吗?十八属马,属大马。说,十八了,属什么的?
  丙 属大马哈。
  乙 嗐。

  甲 属大马哈呀!你不属墨斗鱼的呀?属大马,没有哈。
  丙 属大马,没有啥。

  甲 没哈别说呀。徒弟,贵庚了?
  丙 十八了。

  甲 属什么的呀?
  丙 属大马。

  甲 瞧瞧,这孩子多聪明,记得多扎实。(对乙)我说。这回你去问吧。
  乙 好。(对丙)学生,你贵庚了?
  丙 十八了。

  乙 十八了,属什么的呀?
  丙 属大马。

  乙 贵庚了?
  丙 十八了。

  乙 属什么的?
  丙 属大马。

  乙 贵庚了?
  丙 十八了。

  乙 属什么的?
  丙 属大马。

  (反复问答数次)

  甲 (拦乙)行了,行了。一会儿把孩子给问傻了。还是咱们哥儿俩聊吧。

  乙 对。哎,家里都好吧?
  甲 都挺好。

  乙 老爷子身板儿?
  甲 硬实着哪。

  乙 哎,真格的,老爷子今年贵庚了?
  甲 你问我爸爸?
  丙 十八了。
  乙 嗐。

  甲 (对丙)问你了吗?问的是我爸爸。
  丙 噢。

  甲 你得叫师爷。
  丙 啊。

  甲 走!你跑这儿“哏儿嘎”过雁来了。问我爸爸,有你什么事呀?真可气。(转身对乙)再说,你也不对,问老爷子能问贵庚吗?
  乙 得问什么哪?

  甲 得问您高寿了?
  乙 我四十七了。

  甲 问你了吗!你拿这话问我。
  乙 老爷子今年高寿了?

  甲 十八了……哎呀,我也乱了!七十八。
  乙 老爷子七十八了,真格的,属什么的?

  甲 你问我爸爸?
  丙 属大马。

  甲 啊?
  丙 没说啥。

  甲 没说啥也不行。这孩子太可恶了,净乱插话,从现在起,你不许说话了。要是有人问:你怎么不说话呀?你就告诉他:我不让你说话。这孩子太顽皮。
  乙 别跟小孩子儿一般见识。
  甲 招人生气。

  乙 上礼拜天呀,我看见你爸爸了。
  甲 在哪儿呀?

  乙 北陵公园。
  甲 我爸爸好遛弯儿。

  乙 老爷子真不见老,俺们爷儿俩一晃有二年没见面了。
  甲 你应当说话。

  乙 离老远我就打招呼:大爷,您好呀?
  甲 我爸爸说话了?

  乙 没说话。
  甲 您别挑礼,老爷子到岁数了,耳朵背,您走近点儿。

  乙 我走到老爷子身上跟前儿,一拉衣裳襟儿,我说:大爷,您好呀?
  甲 我爸爸说话了?

  乙 您爸爸还没说话。
  甲 我爸爸他怎么就不说话呢?

  丙 你不让我说话嘛!
  乙 嗐。
ryan 发表与 2007-11-10 06:27:28  浏览:106  来源:1039交通广播  【】【】【

0

顶一下

0

踩一下